跑向国外追日 两选手分享跑步之旅

   古玛参加   比赛,是   为了要突   破以往成  绩,但他也  享受跑步的 乐趣。
岑国辉代表新加坡,参加国际跑步接力比赛ASICS "Beat the Sun"。

国家队赛跑选手拉文·古玛与本地业余跑步选手岑国辉上周二参与国际跑步接力比赛ASICS “Beat the Sun”,在法国勃朗峰醉人的山景中,追逐夏日,从日出跑到日落。他们给热爱跑步运动的国人提供健康贴士。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跑步,锻炼体力,也让精神放空。这就是本地业余跑步选手岑国辉(33岁),钟情于跑步的原因。

本月21日,他和国家队赛跑选手拉文·古玛(Raviin Kumar,26岁)一起代表新加坡,参加国际跑步接力比赛ASICS “Beat the Sun”。这项比赛环绕法国阿尔卑斯山脉区夏蒙尼的勃朗峰(Mont Blanc)进行,共有8个洲际参赛团队(北欧、南欧、中欧、北美、南美、大洋洲、东亚洲及非洲)参加。每队仅有15小时41分35秒的时间,完成130公里的赛程。

古玛和岑国辉加入的是大洋洲团队其他队员来自香港和澳大利亚,共六人。根据规定,每名选手得完成两段介于4.5公里和17公里的接力赛程,还得适应高海拔等环境挑战,赛道有湿滑倾斜的山路,也有颠簸的马路,并不简单。

一时兴起跑马拉松

有意思的是,完赛时长,正是勃朗峰日出到日落的时间。根据记录,这也是勃朗峰一年里最长的夏日。中国神话有夸父追日,现代人也能挑战体能极限,在醉人的山景中,追逐夏日,从日出跑到日落。

今年的比赛由北欧队夺冠,抵达终点的时间比日落时间,提前51分钟。南欧队在日落前12分钟抵达终点,排第二,其余队伍在日落后才完成赛程,大洋洲队是最后抵达的队伍。

运动品牌ASICS之前公开招募业余跑步选手参赛,报名选手可从品牌网上培训资料中自我集训,进入半决赛后,继续特选培训。最后,由专业评审和网络投票,选出岑国辉为最终代表。古玛则是ASICS新加坡所赞助的运动员,他受邀代表出征,由于机会难得,他立刻答应参赛。

无论是专业还是业余跑步选手,要到勃朗峰参加比赛前,还是要下番功夫以提高体能。为了备赛,他们多爬楼梯和在斜坡上下跑步锻炼。另外,也加强核心锻炼(core exercise),提高整体体能。

岑国辉这次出国参赛,挑战了不同跑步赛道,觉得很有满足感。他说,12年前开始跑马拉松,是一时兴起的,没有正式的训练。“当时跑了6个小时的马拉松,是很难熬的,过后几个星期肌肉酸痛不已。不过,却让我感觉意犹未尽,隔年再次报名马拉松。就这样,我开始爱上跑步。”

跑步让他放空

古玛则是从小就开始接触跑步,他爸爸为了不让他把美好的星期日早晨都消磨于卡通片上,便会带他到麦里芝蓄水池跑步。后来,上了中学,虽然校内没有越野队或田径队,但

古玛仍对跑步持有热忱。19岁,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念书期间,他正式加入田径队。去年代表新加坡参加东南亚运动会1500米田径跑步赛。

岑国辉平时一星期跑四五次,除了跑步,也游泳或踢足球。跑步训练以加强速度和耐力为主,如两天集中加强速度,另两天跑长距离,以加强耐力。

谈到跑步的吸引力,岑国辉说:“跑步让我精神可以放空,整理思绪,而且,这个时候,我可以把随身的电子产品放下,不碰触电脑和手机。”

身为专业运动员,古玛说:“坦白说,我一开始参加比赛,是为了要赢,为了要取得更好的跑步成绩。然而,我现在更享受跑步带来的乐趣,让我继续跑得更快更远。”

古玛直言,跑步已成他生活的一部分,“和吃饭睡觉一样重要。”每天都运动的他,将运动分早晚进行,跑步距离时长时短,根据训练表而定。此外,也上健身室举重。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人爱上跑步,两人都认为这是个很健康的现象。

若要开始踏上跑步之旅,岑国辉认为,应循序渐进,别期望一步登天。他举例:“如果你最长的跑步赛程是5公里,那别一开始就向高难度挑战,参加半程马拉松,他们可能还没有跑完全程便挂彩了。”

古玛提醒,很多人都知道跑步前可做伸展运动热身,可是他们的方法经常有错。他说:“若你留意的话,可发现许多跑步选手在做伸展运动前,会先慢跑。慢跑是活动肌肉的一种热身活动,之后再做伸展运动,效果会更好,身体更柔软。这才是正确的热身步骤。”

很多人常埋怨没有时间运动,其实只要分配好时间,一定能挪出空档。古玛建议上班族,为了节省时间,不如在办公室里运动,如伸展运动,改爬楼梯,少搭电梯等。

追逐健康,不代表饮食一味清淡。和许多人一样,岑国辉也难以抗拒巧克力和甜食,古玛也爱喝泡泡茶、雪糕、松饼等,关键是,要懂得分量适中。

古玛补充:“健康饮食不只是吃了什么,也包括定时用餐。一些人过了吃饭时间,之后觉得很饿了便大吃一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