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上海梅雨天

绵绵的黄梅雨和雨中人,其实也给这座无以取代之城增添了另一番风致。只是,以后走路千万要小心点。

很少在初夏时节回到上海,这一趟,却因为梅雨天被滞留在这座城里。

南朝梁元帝早就解释过:“梅熟而雨曰梅雨”。唐宋八大家之一柳宗元则借阴晦节气抒写心中郁闷:“梅实迎时雨,苍茫值晚春愁。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