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一半 的 河水 是 鱼儿 哭的

订户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人到中年,我才惊觉自己是个文化漂泊者,心是一片荒凉的沙滩,有一种几乎承受不住的痛,脆弱到近乎无助,软得犹如剔去骨头的鱼,幸亏在风中,哭了没人发现。

喜欢到滨海堤坝去骑脚踏车,与海浪和天空同作息,倾听海洋的交响。那天看见工作人员放水,据说蓄水池的水量达到某个高度,闸门就会打开将水释放,可以听到河上湍急的流水声,看到水墙一泻而尽。过了堤坝,水底下,就是无穷无尽的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