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后记

戏班班主许亚八只能讲潮州话,我虽是潮州人,听得懂他说的,但还是得靠沈炜竣帮忙翻译,当下感觉相当汗颜。这就是我的局限,我的潮州话仅在简单家常,要认真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完成这系列访问,我相当讶异于陈丽贤的感慨,她说,学习福建话后,对新加坡就没这么陌生了。

这是一个19岁女生的观察,她看到了本地几代人面临的困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