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一生的灰姑娘

说也好笑,让我的情绪过不了关的,常常只是一些小事。我以前会嘲笑自己说:“你有用没用啊,这一件小事就卡关?”现在,我终于学会,让自己脆弱沮丧一下又何妨?

我记得青少年的时候,我的脾气很暴躁,虽然不是外显性的。我常对自己生气,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笨时,会打自己的头出气。

还不只如此,在我走路不小心跌倒时,我内心里第一个出现的OS是:“笨蛋,白痴,连这样也跌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