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卿卿我我

订户

字体大小:

在槟城的美以美男校读先修班时,与我同届的文科班同学谢桂元是校内著名的马来语通。时值1969至1970年,《蕉风月刊》在那两年刚经历过改革,轰轰烈烈做了几个专号,其中一期便是“马来语学专号”。

我躬逢其盛,也被赋值翻译一些马来语学作品,记得曾译过乌士曼阿旺的诗,好像也有其他人的文学评论。我这三脚猫翻译,只是临时拉夫的杂牌军,对翻译窍妙完全外行,肯定会遇到不知如何译才能忠实且顺畅的瓶颈。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