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万一

在尼泊尔首都几近一周,对这城市随风飘散的尘土还有德士横行的汽笛响已失去了抗拒,不再如初时的排斥和反感,也许,人就是那么容易习惯,尽管那是不喜欢的事。

我住在偏离市区的一栋酒店,属于旧楼,门面外的路一坑一洞还积水,长久失修的木门还发出“咔咔”声。由于加德满都有供电时间限制,踏入酒店正巧是断电时间,使这酒店显得格外灰暗。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