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游子吟

■李茀民

慈母手中线

开始仅仅是几条

手上的掌纹

后来思念越拉越长

越刺越深

线路慢慢移居

终于铺成,脸上

纵横交错的

皱痕

游子身上衣

身上穿的童年

早已破旧了

可儿时记忆啊时时刻刻

还在为流浪的风

缝缝补补

春天,暖暖的

温度

临行密密缝

挥手之后才终于明了

所有的梦都是剪刀

越美丽越会划开

一道一道

久久不能缝合,密密的

意恐迟迟归

远航的海浪,迟迟

不肯回家

经历半生浮沉

是否还坚持保留着

当年离开时,早早的

颜色

谁言寸草心

沉默不语的小草

一寸一寸伸展手脚

拼了老命也无法丈量

母亲的胸怀

以及大地的宽广

报得三春晖

全世界最最温柔的手

是你的目光,好悲伤的

往事,把视线朦胧成白内障

我已不敢确定,你还能否看见

泪水种落的心田

已经笑着开满

你最心爱的

太阳花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