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之镇

小镇的面貌仿佛依旧停留在婆婆活着的时空里,或者还要倒退。

只有在小镇里好像什么都可以自称天长地久,连悬挂在屋外的衣吊都已用上超过半个世纪了。

当外面世界在时刻变化,手中总是无法抓住什么,一切都在渐渐流失和遗忘之际,于是你又不得不回到成长的小镇,只有那里你的衣物依旧被母亲用塑胶袋紧紧包住,虽然上面覆盖层层灰尘,只有母亲有功夫用上一个又一个的塑胶袋,把衣物一层又一层的裹住,你像剥粽子那样把它们层层打开,香喷喷的斑兰味道扑鼻,母亲爱在旧物中夹上斑兰叶,以驱蟑螂。当旧物打开,滴尘不染地展现在眼前,有童年母亲裁剪的睡衣、百衲被、枕头套,还有少年时代的贺年片、信函和日记,甚至童年饮过的水杯和水壶……竟然都是完好无损。也许有一天你终究会在世上消失,这些衣物也许是唯一见证你来过世间的凭证。母亲似博物馆职员那样在默默进行着保存记忆的工作。家里最古老的东西是一根银色的长勺子,母亲骄傲地说它的年龄比母亲的年纪还要年老,那是婆婆唯一留给母亲的遗物。每次盛汤用上这根长勺子,勺子又滑又烫,宁愿冒着被灼痛的风险,母亲也不愿换上一根木柄的长勺子。每次回来要用上自己上半年在家的用具,翻遍屋子都找不着,只有母亲知道它们的踪影,它们多半又被母亲用几层的塑胶袋包裹起来,塞藏在哪里去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