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策东(87岁)捐赠:九台二战时期军事通讯器 透过文物重温二战

国家档案馆今年3月开始举行二战时期文物征收活动,当中收到的文物包括符策东捐出的通讯器材(图中黑色箱子),在没有手机whatsapp,没有谷歌地图的年代,军事通讯就是靠这样的通讯器材进行。图中还有其他公众捐出的日本高级军官的武士刀、日治时期的大检证“检”字盖章等。(档案照)
马来亚劳工抗日团针对南洋商报刊登有建筑商使用日本货一文重申拒绝使用日本货的立场。(张旂闻提供照片)
1938年3月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致西安临时大学的介绍信。(张旂闻提供照片)
傅庆祝对日治时期米商登记手臂布条的用途所知不多,因为他父亲生前极少提起二战的事。(龙国雄摄)
日治时期米商登记手臂布条,清楚记录当时的认证单位是“军政部”,以及许可售卖的商品是白米及商家的名字。(档案照)
收藏家张旂闻借出12样文物供展览。他认为文物若要长久保存需借助国家的资源才能做到。(周国威摄)
张旂闻借出二战商贸活动文件之一:当时中日交战,中国民间抵制日本货,贸易往来时中国制造商特别出示“国货”证明。南洋民间也发起抵制日货运动,中国物品出口到南洋需要证明是“国货”。(国家档案馆提供照片)

87岁的符策东在他东海岸的老房子受访时说:“年轻一辈一直生活在和平时代,对二战历史不会像我们这一辈经历过的人这么热衷。”

他把收藏多年的九台二战时期的通讯器材捐给档案馆。其中,联军的军事通讯器是他在旧货市场淘到的宝物;日军的军事通讯器则是童军队长搬家时转赠予他的。

这位退休的工艺老师说,他到旧福特车厂资鉴馆参观展出的二战文物时,看到一台通讯器材。当时他便想询问是否能把自己的收藏捐出来。后来看到报章上刊登征收文物的信息,于是在孩子的协助下,把器材运送到档案馆,一了心愿。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