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街坊

自从辞职回故里,吃着家乡菜肴,听着福建歌曲,生活的步伐与城市的步骤差强人意,慢悠悠的步调仿佛自己已告老还乡。

我家开咖啡店,我妈拿手绝活是面粉糕,所以,在我还没去新加坡工作前,我是替我妈打工的,虽没领薪但管三餐与住宿。我不会煮,只会端咖啡洗洗碗盘,包括偶尔打破杯。

现在的我属于无业游民,只好重拾旧业。在店里,我都唤我妈——老板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