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开或不能开

年纪更大了,手头上时间的牌已所剩无几,才明白花一辈子找的,不是理想的门,而是能打开的门。

我一边构思文字,一边惴惴不安。上一回的惊险经历还犹然在目。周遭大大小小的野猴,悄然出没,仿佛对我电脑旁的纸杯咖啡深感兴趣。忽而头顶的枝叶沙啦作响,是一头大野猴刚跳跃而过,或许正筹谋着如何对我的咖啡下手。树木还是一样郁郁的树木,池水还是一样粼粼的池水;影还是一样斑驳的影,依旧细风中摇曳;蝉还是一样凄切的蝉,仍然宁静中长鸣。然不一样的,是心绪。那次野猴恣意爬上石桌,张牙狰狞抢我咖啡的情景,在我心中烙下抹不去的阴影。一切的恐惧一切的平静,说穿了,都只是自己的心。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