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恍恍然,旅居新加坡已七年余。乡音已逐渐模糊,样貌在烈阳下沉淀,一个人不能总在过去落脚,即使心盼望留在原地,身心却被生命推挤着不断向前。七年,仿佛只是一瞬,一瞬之间,看似值得留念的片段在不断被未来替代的页面闪烁,时间似乎只是滑过的数枚指纹。

穿着磨脚的鞋走了七年的路,这座小岛对我,这个无意间决定居留的旅人,无疑是仁慈的。她悄悄地伸出触手,触摸我引以为傲的轮廓,而后温柔地试探我骨子里的执拗,在缓慢的一连串动作中,几乎无感地磨去我的棱角。当我看向身后,柔软而温热的风景将我包裹,晶绿色的叶片环绕着,为我编织一张足以催眠所有知觉的网。我在网里沉睡了好久,苏醒时,除了脚上的水泡,便是无以名状的圆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