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万步

年轻时,一会儿乐山一会儿乐水的,智者仁者的乐子都揽在身上挥霍;游山玩水之余,填得满满的日程表里,还是能硬找到一两条插得下针的缝隙,游泳打球跑步什么的。步入花甲,悉遵医嘱,别说登高山涉水,骑车跑步也是伤膝之举,能做的就剩下徒步了。

徒步如喝“可乐零”,能有啥乐趣?这大半辈子走来,徒步的经历能少?遥想当年步兵旅,中央山脉走尽恒春鹅銮鼻,至少沿途还有台风伴随的步步惊心,宜人娱人的风土乡情。之后也曾在本国环岛徒步,这不走还真没本土意识,原来这小岛国也可以一个来回走掉158公里。可如今,天天在家居周围绕圈,连哪条邻家养的狗惯在哪棵树下撒尿都记住哩!除了是户外,周长大了些,这徒步敢情也和小孩养的仓鼠在辘轳上奔跑没差。先是不舍得不吃,吃得了(不是“吃不了”)兜着走,无功地耗掉能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