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纪行 消失中的部落

苏礼女性拔掉下排牙齿,在下唇穿洞戴唇盘,唇盘越大越美,还能为娘家换取丰厚聘礼。

文与图⊙黄英丽

埃塞俄比亚(Ethiopia)位于非洲东北部。人口8432万,人口成长率高居世界前10名。

全国约有80多个民族,所使用的语言多属亚非语系,主要为闪米特语族及库希特语族分支,后者包括奥罗莫人、阿姆哈拉人、提格雷族及索马利亚族,这四个民族占埃塞俄比亚四分之三以上的人口。其中,奥罗莫人为最大民族,占34.49%,阿姆哈拉人占26.89%。阿姆哈拉语为当地工作语言,通用英语,主要民族语言有奥罗莫语、提格雷语。

本地自学摄影师黄英丽,5月办了埃塞俄比亚摄影展,展示她两年前首赴当地旅游的成果。在为期一个月的摄影旅游,她拍下1万3000多张照片,记录埃塞俄比亚的苏尔马部落面对其他族群盗猎牛只的挣扎,以及现代文明入侵对传统生活的冲击。》p04-07

就在我们的4x4驱动模式汽车陷入泥沼不知身在何处之际,夕阳快速下沉,两个奥莫河谷的苏礼(Suri)人手持长棒(当地人的传统武器)经过。其中一人肩膀上还架着卡拉什尼科夫(Kalashnikov)冲锋枪。他们看起来凶神恶煞,把他们想成电影《上帝也疯狂》的配角会让心情轻松些。反讽的是,他们恰恰是上帝派来的救兵。没有他们的帮忙,晚上我们恐怕得在荒山野岭的路边抱着一团过夜了。

我们的导游丹尼尔·米利斯(Daniel Million)和其中一人去找救援,剩下的另一人则留下。米利斯就是那名协助过美国著名摄影师史帝夫·麦克里(Steve McCurry)和《国家地理杂志》团队在这地区拍摄的埃塞俄比亚籍导游。他能说英语及埃塞俄比亚国语阿姆哈拉语(Amharic),但碰到苏礼语得靠朋友翻译才能和苏礼人沟通。

留下来的是那名手持冲锋枪的苏礼人。他禁止我们拍照(我还是悄悄地用iPhone拍了一张),还取笑我们车子抛锚了,“牛死掉了”。这名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青年站在车外数小时后,终于钻进车后座坐在我旁边。身穿宽长袍的他下半身没穿任何衣物。

我到埃塞俄比亚已经20天。此前,去了拉利贝拉(Lalibela)参观埃塞俄比亚正教徒在13世纪岩石教堂的聚会。赴位于西南方向的奥莫河谷和苏尔马(Surma)部落之前先向东行,沿途饱受达纳吉尔凹地、尼塔尔(Ertale)火山口和宽干谷(Dallol)火山口的炽热气温的烧烤。

现在,我们陷于泥沼,两个摄影发烧友和同伴受困于一辆车里,动弹不得,除了这名年轻苏礼人被我一头直发激起好奇心,尝试偷偷摸我的头发。

当我人有三急时,问题来了。之前,我们在仅有草丛作遮挡的户外“解放”,其他人会挪开视线。在苏礼守卫警惕的目光下,我要如何是好?结果,我一脚踏着半掩的车门,一脚踏在泥地,尴尬地解决了。

过了一些时候,六名苏礼部落妇女向我们走近。身上的刺青和疤痕累累的胸脯,加上她们来者不善的架势,使我们严阵以待。我们相互瞪眼,她们要拿我们的水瓶,我们当然不可能割让这么重要的东西。直到埃塞俄比亚厨子坚定地拒绝,她们才离开。

有厨子随行的好处,除了增添安全感,更在于解决一路上荒山野地无处觅食的问题。在荒野之中,只有车灯照明,车顶充作野餐地,能变出鸡蛋三文治作晚餐,厨子少点创意也办不到。

持枪相当普遍

我参加的摄影旅游是由Photosafari Malaysia主办的活动。此前,它已举办过四次埃塞俄比亚摄影旅游,但到奥莫河谷的苏尔马地区却是第一次。

苏尔马是埃塞俄比亚政府对居住在西南部的苏礼、摩尔西(Mursi)和梅厄(Me'en)部落的统称。这些部落的生活形态属于半游牧性质,人口约19万,正面临现代化和土地流失所带来的身份危机。

面对盗牛贼和文化侵略者,这些部落不是没有防卫武器。由于邻近南苏丹,受长年内战影响,持有枪械相当普遍。几乎所有男性,甚至一些妇女和儿童都拥有自己的冲锋枪。这些枪械,让许多妇女成了寡妇,但要击退外来的盗牛贼却不可不备。

》文转p06

本文取自高端双语杂志ZBBZ 7月号。

由联合早报出版的ZBBZ,只在义安城的Kinokuniya独家销售。

官网:zbbz.sg

面簿:www.facebook.com/ZBBZSingapore

预览ZBBZ电子版,请扫描QR码: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