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奇葩 峇峇社群三语文学

峇峇马来文翻译家中,最出色的当属曾锦文。右图为曾锦文翻译的《三国》封面。(版权所有:曾锦文、Kim Sek Chye Press(1892-1896);图片由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提供)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最勤于笔耕的峇峇乃林文庆(右一)及宋旺相(左一)两人。(图片摘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艺术家刘溪士(Low Kway Soo)正在作画。(图片摘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峇峇马来文译本《红面小姐》。(黄慧敏提供)
↑峇峇马来文译本《王昭君和番》。(黄慧敏提供)
本地首位女医生李珠娘(Lee Choo Neo)(图片摘自《新加坡华人百年史》)
陈省堂是少数以汉语撰写文章的峇峇。图片为1994年亚洲研究学会出版之《陈省堂文集》封面。(图片由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提供)
《娘惹艾美丽》(Emily of Emerald Hill)由官星波撰写,是战后著名土生华人英语著作之一。图为2011年野米剧团公演的海报。(图片由W!LD RICE提供)

《新加坡华人通史》是本地首部以华文书写、专注于新加坡华人的通史。这部介于学术与通俗之间的历史专著,由柯木林主编,并由新、马、中、港、澳(洲)37位学者共同编撰完成,涵盖14世纪迄今新加坡近700年的历史,时间跨度大,内容丰富。早报周刊《话史》版分四期选登该书部分章节以飨读者,今天刊出最后一期。

文⊙黄慧敏

峇峇(Baba)是马来群岛历史上早期华人移民与当地马来妇女通婚后所繁衍的后代,其后这些“混血儿”之间也相互嫁娶,甚至在19世纪与大量从中国涌入的新移民通婚,生儿育女,凭着其混杂了中华、马来及西洋的文化形态,逐渐在华人中形成一个特殊的民族集团。

新马峇峇发源于马六甲,后部分人随着槟榔屿(1786年)与新加坡(1819年)的开埠而向北、南移居。广义的峇峇,包括了峇峇(男性)以及娘惹(女性)。而狭义的峇峇,则专指男性成员而言,女性峇峇一般称作“娘惹”(Nyonya),年长女性则尊称为“Bibik”。

今人对于峇峇社群的饮食文化、传统服饰与习俗略有认识,但却甚少谈论他们的“精神粮食”——峇峇文学,具体可涵括三大类,即马来文文学、英语文学及汉文文学。

峇峇马来文文学

峇峇马来文文学最早展现在马来诗歌(班顿Pantun、莎雅尔Syair)的口头创作上,殖民地时期峇峇娘惹们一度盛行以诗入歌,这种传统歌谣朗诵称为“咚当撒央”(Dondang Sayang)。

19世纪末新加坡出版业的兴盛,使峇峇社群得以把作品发表在报刊杂志上或出版诗集。他们开始以罗马字拼音的方式,出版峇峇马来文和英文报纸、杂志或书籍。其中,峇峇马来文翻译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更是流传广泛。当时峇峇社群以峇峇马来文创办了七份报纸和四份杂志,其中包括三份峇峇马来文暨英文、一份峇峇马来文暨汉文的刊物,而峇峇马来文翻译文学作品最早便是发表在这些刊物上。

《土生华人报》

在峇峇马来文报刊方面,《土生华人报》(Surat Khabar Peranakan, 也称Straits Chinese Herald)是峇峇社群的一份刊物,1894年1月于新加坡创刊。该日报主要以峇峇马来文及英文双语出版,内容以本地新闻及广告为主,偶尔穿插一些特别报道和故事。这份刊物寿命不长,创刊同年5月,被并入英文报Daily Advertiser。

《东方之星》(Bintang Timor)    接着是1894年7月由宋旺相及陈文进(Tan Boon Chin)合办的《东方之星》(Bintang Timor),这份报纸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新马第一份完全以罗马化马来文创办的报纸,内容主要以国内外新闻和社论为主。由于办报经费短绌,加上订阅成绩不理想等问题,这份报纸一年后也停办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报纸最热心的赞助人及投稿人之一,是当时柔佛的内务大臣拿都敏达拉鲁阿(Dato Bintara Luar of Johore)。

《峇峇之友》

在峇峇马来文杂志方面,现存最早用峇峇马来文出版的杂志应是1906年创办的峇峇马来文、英语双语月刊——《峇峇之友》(The Friend of Babas)。该杂志由周崇扬(Chew Cheng Yong)主编,吴佛庆(Goh Hood Keng) 及吴灵印(Goh Leng Inn) 助编,内容主要刊载广告、社论、小说和基督教故事;该刊于1908年停刊。

《土生华人之星》

22年后,新马第一份全部罗马化马来文杂志才于1930年由袁文成创刊,这份逢星期日出刊的杂志——《土生华人之星》(Bintang Peranakan),内容除了连载中国翻译小说《后列国志》(Ow Liat Kok Chee, 译者Seng & San即袁文成和萧钦山)外,也刊载广告、社论、国内外新闻、体育活动、读者投书、幽默小品及诗歌等,只可惜同样办不久。

《讲故事者》

另外,1934年出版的《讲故事者》(Story Teller),则是专门用以连载中国文学翻译作品《孟丽君》(Beng Leh Koon)的刊物,译者为邱平炎(Khoo Peng Yam);该刊于1935年停刊,也宣告了峇峇马来文刊物出版业的结束。

峇峇文人曾出版过将近80部翻译自中国文学作品的峇峇马来文文学书册,且曾广泛流传于海峡峇峇社会。最早的翻译作品于1889年出版,其中包括由陈明德(Tan Beng Teck)所翻译的《雷峰塔》《杂说传——今古奇观与聊斋》,以及石瑞隆(Chek Swee Liong)和平瑞公司(Peng Swee & Co.)合译的《三国故事荟萃》等。

峇峇翻译家中,最出色的当属曾锦文,他于1891年开始在朋友谢子佑(Cheah Choo Yew)及陈谦福(Tan Kheam Hock)的协助下,以峇抵彦东(Batu Gantong)为笔名,自陈明德手上接下《反唐演义》卷四以后的翻译工作,并于1892年重译前三卷,同时开始翻译《三国》。之后他也独自翻译了《水浒》及《西游记》。

1930年以后,峇峇翻译文学发展蓬勃,一些峇峇开始有意识的发展新闻及文学事业,也常以合作的方式进行翻译工作,这样的分工无形中加剧了整个翻译工作的步伐。袁文成可说是后期高产量的翻译家,包括他独自翻译的《红面小姐》(1931年)、《三下南唐》(1931-1932年)、《李哪咤》(1933年)、《杨文广征南闽》(1933-1934年)、《一枝梅》(1936年)等作品,他翻译过的作品共有23部之多。

峇峇英文文学

谈及峇峇的英文文学,首先就不得不提及早期峇峇英文创作发表的重地——《海峡华人杂志》(The Straits Chinese Magazine,简称S.C.M)。

《海峡华人杂志》

(The Straits Chinese Magazine)

《海峡华人杂志》于1897年在新加坡创刊,直到1907年停刊,为峇峇办过的刊物中,寿命最长的杂志。这份杂志主要由林文庆和宋旺相编写,是两人抒发己见的主要据点。由于两人皆是当年峇峇社会改革主要的倡导者,因此它被视为研究早期峇峇社会的重要刊物,既是峇峇改革运动的喉舌,也是早期英文文学作品主要发表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最勤于笔耕的是林文庆及宋旺相两人。林文庆的生平著作以论说文和翻译为主,作品散见于《海峡华人杂志》《海峡华人年刊》《海峡哲学学会年报》、《天南新报》《日新报》《南洋商报》《星洲日报》及厦门大学的重要刊物。其专书多抒发对时事发展的观点,或倡导儒家文化思想。此外,他也投入翻译中国经典如《左传》《离骚》等书,积极地向已经不认得汉文的族人介绍中国文化与思想。

宋旺相不仅编著过英文刊物,如《海峡殖民地法律报告书》(1894-1899年)、《七弦琴报》(Lyre,1902年)、《海峡华人杂志》、《海峡华人年刊》(1909年)等,也以峇峇马来文在《磐石堂信息》(Prinsep Street Church Messenger)上发表文章,并且创办《东方之星》(Bintang Timor)报刊。他也曾经在《海峡华人杂志》中,以马英双语撰写 “An Hour with Hikayat Abdullah”及 “Abdullah Munshi and the Early Christian Missionaries in Malacca”两篇文章,向海峡华人介绍马来文学家文西阿都拉及其作品。

此外宋旺相也出版过单行本或专书,他的《新加坡华人百年史》(1923年)可说是新加坡华人第一部史书。

另外几篇值得注意的战前作品,包括陈合隆(Tan Hup Leong)1895年发表于《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的《环球旅行游记》(A Globe-Trotting Voyage”、新加坡首位女医生李珠娘(Lee Choo Neo)于1913年发表于英国Queen杂志上的传记《新加坡一名华族女孩的一生》(The Life of the Chinese Girl in Singapore)等。

1913年,艺术家刘溪士(Low Kway Soo)也于1913年在维多利亚剧院发表了自己编导的戏剧《打斗之后》(After the Battle )。此外,他也与李珠娘等人一起创作马来语喜剧“Mustapha”。这些戏剧的演出都是为协助海峡华人康乐俱乐部募集上海华人红十字会基金而上演的。

峇峇汉文文学

19世纪末20世纪初,活跃于本地的汉文文坛的作家,绝大部分都是从中国南下宦游或作短期寄寓的文人墨客,真正土生土长的屈指可数。

峇峇李清辉、陈省堂就是少数峇峇汉文文学作家。

李清辉的古体诗及中日游记《东游记略》曾刊登于《叻报》;而陈省堂的《敬访良医》《天人交眷》《称名宜正》《割辫通议》及《越南游记》等文章,则散见于《叻报》和《星报》。

《叻报》创刊于1881年12月10日,报名乃取自“石叻”(新加坡俗称,译自马来文Selat)一词。该报是东南亚、也是世界上在中国以外首办的华文报章。其创办者薛有礼,出身峇峇世家,报章编写工作则主要由总编兼主笔叶季允主导。基本上,《叻报》是早期以汉文书写的峇峇的主要发表园地,而李清辉及陈省堂的作品,正好为早期弥漫中国“遗民”“侨民”风味的华文文坛,注入了一股南洋本土风情。

二战后的峇峇文学

随着老一辈峇峇娘惹们的逝去,峇峇社群在战后西化日深,汉文传承几近断层。战后新华文坛的峇峇创作者已后无来者,只有历史学家陈育崧仍有创作。

峇峇英文文学在战后亦日趋没落,却仍有少数出色的创作者,尤其是杨清河(Robert Yeo) 及官林星波(Stella Kon)。

杨清河的创作几乎涵盖文学的三大文类,即诗歌、小说及戏剧,并且是本地知名的文学评论家。

官星波为林文庆及陈笃生的后裔,她的创作体裁多元丰富,其中以独幕剧《娘惹艾美丽》(Emily of Emerald Hill,1983年)最为著名,于1983年荣获新加坡国家戏剧奖首奖。

1980年代,一度销声匿迹的峇峇马来语出现了复苏迹象。年轻一代的峇峇,开始对峇峇马来语产生兴趣,除了和父辈或祖辈们对话,同辈间也尝试以峇峇马来语对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