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见有天知

两个人同一时间经历同一事一景一人,然后用同一种语文或不同语文来叙述与记录经历,除了角度与侧重点不同,发现能力与思考感受深浅有别之外,结果可以产生天渊之别的内容。我曾与体育理事会合作,策划主编四种语文即中英印巫,三个系列12本书的运动员访谈系列,为避开翻译的间接与生硬,我让中英记者同步作访问,然后回去各自写稿,结果几个不同的访员对同样的讲话内容,因为理解、侧重点、感想与评价不尽相同,再加上访稿的组织能力与书写水平也不同,造成同一运动员在不同语文访稿中,形象与个性差异相当大。黑泽明的《罗生门》有它的典型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