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隔世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中六那两年,马来语已不是必修科,但可能基于教育政策,连纯数学班每星期也有一堂马来语课。正如《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所述,上马来语课就像薛蟠那样,只不过是“应卯”罢了,根本无人用心听课。

当老师在第一堂课出现那天,我“咦”了一声表达惊讶,他不就是去年中五我在辅友社上马来语补习班那位教师吗?当年的剑桥文凭O水准考试已将马来语列为必考科,虽不至于像英文科目须至少考获优等才能拿到一等文凭,但也需要及格才行,否则即使十科八科特优也只能获颁二等文凭,此将大大影响升学就业机会,因此开在辅友社的马来语大考补习班门庭若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