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

有一天被某种“感觉”催醒。朦胧中知道母亲已起身,也不以为意。更在意的是,怎么会有满室带有水气的阴凉?且着一点点似有若无的香气,还有,感觉有一层薄薄的、朦胧的,看得到抓不到的东西在空气中飘浮、移动,从敞开的窗外飘进来。

意识还没完全苏醒,忽然猛地一惊:有什么如此轻飘飘的?啊!正想冲出房,可又留恋那点滴的香,那朦胧的飘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