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深呼吸 ——台湾澎湖

“摩西分海”真是难得一见的大自然奇景。
通梁古榕是只巨大的外星怪兽!

太阳从台湾澎湖县马公市后方缓缓落下,眼下海港船只来来往往,高楼渐变成剪影。

走出马公市,放眼望去便是阳光、沙滩和仙人掌。澎湖湾有何旅游资源?它凭什么把游客给挽留下来?

马公,是澎湖县的主要城市,从台北乘搭内陆航班前往澎湖,目的地便是马公。

马粪,是一种海胆。景区周边的小吃店以马粪海胆招揽顾客,据说入口即化,深受饕客喜爱。倘若告诉朋友你去澎湖吃了马粪,不知道朋友会如何反应?

如此“原汁原味”的名词延用至今,倒也隐射着创建历史比台北更为悠久的澎湖,是如此地淳朴和地道。

前往澎湖,实是一趟长途跋涉。先飞往台北,再从松山机场乘搭内陆航班飞往马公,抵达酒店时,已是傍晚。正好赶上日落呢!

下榻的福朋喜来登酒店正式开业仅四个月,位于12楼的客房有个大大的阳台。站在阳台正好看见太阳从马公市后方缓缓落下,眼下海港船只来来往往,高楼渐渐变成剪影。这我儿时透过朗朗上口的著名民谣《外婆的澎湖湾》便知晓的地方,如今就在眼前。

距离酒店仅咫尺之遥的澎湖鱼市场,每早五点开市,我在六点半左右抵达,市场已是人声鼎沸。大的、小的、圆的、扁的、红的、灰的,琳琅满目的鱼虾蟹螺满地皆是。卖鱼的多是把身体和脸部包裹得像忍者的大婶,七时许太阳方要露脸,便毫不客气地释放万丈光芒。若不是有那美丽的花布护脸,可真要变成包青天了!

澎湖的自然奇观

正如《外婆的澎湖湾》里唱的那般,走出马公市,放眼望去便是阳光、沙滩和仙人掌。海浪倒是不见,海面平静如湖,故澎湖称作湖,而非岛。目光触及之处,没高楼、没大树。冬天,季候风吹得凶,树都长不高,反而是仙人掌和橘红嫩黄的天人菊活得旺盛。牛只在野菊旁吃草是常见的风景。

唯一长得高大的树,是一棵树龄近370年的榕树:通梁古榕。此古榕长于通梁村保安宫前的广场。树只有一棵,但树荫覆盖面积居然达660平方公尺,形成天然的遮阳篷,气势非凡。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大如树干的气根,一支支钻进地里,像极张牙舞爪的外星怪兽,不见兽头,只见自由伸展的四肢,触地便钻。冬天呼啸的东北季候风似乎也奈何不了这棵古榕。当地居民说,榕树有灵气守护。

距离通梁古榕不远的大果叶柱状玄武岩是另一大自然奇景。都说澎湖淳朴了,就连玄武岩也被套上果叶,非常乡土!午前抵达大果叶柱状玄武岩,太阳正好照在玄武岩上,同时把其倒影映在崖壁前的积水里,水柔石刚,构成一幅完美的画面。据说,这玄武岩是日治时期为挖石建港而被发现的。第一次见玄武岩,是在冰岛。大果叶柱状玄武岩虽没冰岛瀑布的点缀,但那清晰的节理,如老太婆额头上历尽风霜的皱纹,曲折不均,煞是好看。台湾的友人说,晚上这里是观星和银河的好地方。

圣经神迹“摩西分海”事件再现 

四时许的奎壁山地质公园人潮汹涌。人们匆匆往海边走去。抵达时,平台、海堤和沙滩上站满了迫不及待的人群。 “我是来看‘摩西分海’的,不是要看人呀!”站在我隔壁的女生不耐烦地嚷着。我倒认为,若是了解“摩西分海”的故事背景,就不会嫌弃人多了。

圣经的《出埃及记》里记载,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逃离埃及来到红海。前有红海阻挡,后有法老王的追兵,进退两难。上帝这时施行神迹,开了红海,以色列人走过红海,避开了法老的追兵。

眼前正是“前有大海,后有追兵”的画面呀。远方的赤屿和人群之间的海面,明显有一条"S"型蜿蜒弧线。海还没开呢,有人已把裤管卷起,站在海里。可怜的狗儿紧紧地趴在主人肩上,眼睛里尽是惶恐。狗儿不想和主人同归于尽啊!

“咚!”山地质公园的工作人员一击大鼓便马上引起骚动,大家大步大步往海里走去。

我在台阶上看着、惊叹着。海水神不知鬼不觉地往左右两边退去。不一会儿,一条黑色砾石步道居然在海中央出现。是时候过海了。我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在砾石步道,孩子们在我身边跑跑跳跳,玩得乐极了。(注:要目睹“摩西分海”须配合潮汐。前往之前务必先查看潮汐表,以免扑空。)

(作者是电子旅游杂志《大脚印》(www.bigfoottraveller.com)创办人)

由新加坡飞往台北,再从松山机场乘搭内陆航班飞往马公。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