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砖一瓦的 风景

订户

字体大小:

是因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吗?或许吧,但建筑确实像圣桑笔下的引子,总是指向我的目的地,远远就听到它的召唤。我不是建筑师,没有专业审美眼光,纯粹觉得建筑的结构、空间、形式异常迷人。

这些建筑多宏伟,站在任何一点,都无法完整欣赏它的全貌,我必须不断移动自己,从远而近,从前而后,从内而外绕着它走。在不断变换的位置中,空间和时间不断拉伸、延长,自己突然就变渺小了,在历史面前,在文明面前。而往往,因为这些建筑,我爱上了一座城市。哥本哈根就是这么一座城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