蝌蚪的诺言

到底是哪一本绘本呢,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偏偏记得自己聊得眉飞色舞的时候,隐匿木无表情地表示她对绘本没有兴趣。可见我有多么小气,言者可能真的无心,但听者却不免多心,哼哼,意思不就是说绘本很幼稚嘛,意思不就是说我很幼稚嘛……越想就越像伊索寓言里头那只跟肥牛比赛的青蛙,但我还没有撑破自己的肚皮之前就泄气了。算了。冬天的雪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夏天的向日葵。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