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影坛 “谍谍”不休

美国电影《特工神童4》。
阿汤哥在《不可能的任务》系列的特务,让人难以忘怀。
丹尼尔克雷格在《恶魔四伏》第四度演出占士邦。
麦特戴蒙演过四集《神鬼认证》。(UIP提供)
梁志强喜欢看特务题材电影。(档案照)
德国电影《窃听风暴》。
韩国电影《三个特工美少年》。
中国电影《风声》。

电影中的特务,数占士邦007(James Bond)名气最响亮,继邦哥后,最有分量的特务应该是好莱坞一线影星麦特戴蒙(Matt Damon)所饰演的特务杰森了。明天本地推出的《神鬼认证:杰森包恩》(Jason Bourne)是此系列电影的第五部。翻开欧美与亚洲电影史,不难发现电影人爱以间谍为题材。本地有可能开拍间谍电影吗?本地导演梁志强就表示很有兴趣。

翻开欧美与亚洲电影历史,不难发现电影人爱以间谍为题材。电影中的特务,要数阿邦哥(James Bond)名气最为响亮,邦片截至去年的《恶魔四伏》(Spectre),已拍了24部。《恶魔四伏》全球超过8亿美元票房,在影史排第43,相信不久后,就会有第25部邦片。

阿邦哥是知名度最高的特务,不少其他国家与地方的电影特务角色以他作参考,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和《大内密探零零发》的主角,多少都影射了阿邦哥。继邦哥后,最有分量的特务,就是好莱坞一线影星麦特戴蒙(Matt Damon)所饰演的特务杰森(Jason Bourne)。

杰森这个角色出自美国惊悚小说作家罗勃·陆德伦(Robert Ludlum)于80年代所写的脍炙人口系列小说,2002年改编成《神鬼认证》(The Bourne Identity ),明天本地推出的《神鬼认证:杰森包恩》(Jason Bourne)是此系列电影的第五部。除了《神鬼认证4》(The Bourne Legacy)改用杰瑞米雷纳(Jeremy Renner)饰演的新特务克罗斯为主角,前三集与明天推出的第五集都由麦特的杰森挂帅。

对平民英雄产生共鸣

电影中的杰森一直处于“失忆”并不断遭到追杀,他与CIA之间的斗智对决是看点。阿邦哥是最让人羡慕的特务,西装笔挺,风流倜傥,性感美女左拥右抱,名车开不完,谍报器材够先进。对比阿邦哥的出入豪华大饭店,杰森就可怜得很,不是窝藏在贫民窟,就是住在灯光昏暗,水喉一开如狮吼的老旧廉价旅店。阿邦哥虚幻不实际,杰森的平民英雄真实性,显然让观众比较有共鸣,甚至同情他的处境。

在第五集的《神》,杰森已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他不知道隐藏幕后的更大秘辛,他将解开记忆中的隐秘真相。本集演员包括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得主——瑞典女星艾莉西亚维肯特(Alicia Vikander)、茱莉亚史提尔(Julia Stiles)与文森特卡索(Vincent Cassel)等人。导演采经典拍摄手法,近身搏击拳拳到肉,惊心动魄的飞车等高难度桥段,让麦特成为最无可取代的谍报动作英雄。

小孩和老人也当特务

谍片赚钱,电影人也打小孩主意。《特工神童》(Spy Kids)系列是美国科幻间谍喜剧,片中的娃娃们勇敢地在天空翱翔,从海底穿过,走遍世界,克服艰难,除了营救家人,也要拯救世界。

有小的当然也要有老的,现实中已当了爷爷的洪金宝,不久前还在本地推出了电影《我的特工爷爷》。金秀贤走红前,曾在《三个特工美少年》(Secretly Greatly)演出特务,不过他的魅力始终不及元斌在《大叔》(The Man From Nowhere)的退役特务。

导演梁志强:想过拍间谍片

以《钱不够用》为分水岭,本地电影发展了18年。18年来,本地并没有间谍题材电影。

梁志强是本地最具知名度编剧兼导演,创作最多电影剧本和导了最多卖座电影。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讲到这种特务题材,我很喜欢看,中港台的、美国的都很好看。我当然想过拍间谍片,但新加坡的建国历史不长,要拍间谍只能回到日据时期。”

他认为建国历史虽不长,但认真去找,会找到这样的故事:“因为当年日本侵占新加坡时,英国方面肯定有一些情报的故事。希望有一天可以把它拍出来。”

他认为间谍片要拿捏得很准,除了斗智斗勇,故事情节要写得非常有震撼力:“也就是说它的悬疑部分、紧张部分,若能加上火爆的动作场面,谍片看起来就会很好看。其实,中港台拍摄这种题材电影,都少不了斗智斗勇的动作场面,但这些直接牵涉到制作成本。如果我们的间谍片只是单纯的讲话,没有动作场面,恐怕看头不会很大。如果不放动作场面,故事从头到尾都要很紧张。”他认为本地有机会拍摄间谍片,这也是作为电影人的他要努力的目标。

外国演员演出特务,形象都根深蒂固,例如谈到成龙,虽然他尝试过不同角色,但他往往让人联想到不是当警察就是当特务。阿汤哥(Tom Cruise)在《不可能的任务》系列的特务,也让人难以忘怀。

每个人的脸都可以演特务

谈到本地是不是有演员适合演出特务,梁志强说:“我觉得本地演员可以胜任特务,新传媒的演员就有好几个。每个人的脸都可以演特务,因为现实生活中我认识的很多‘特务’朋友,他们的脸根本不像电影所刻画的,他们就是很一般的人。”

他认为“特务单位”不可能找那些看起来有特务脸的人来执行特务工作。“我的戏都取材现实,任何人都可以演出特务,只要故事好,他的演技可以发挥,谁来演都没问题。当然讲到电影的商业元素,能找帅哥来演的价值会更好一点。”

谈到最有印象的特务角色,梁志强说:“我对搞笑的特务比较有印象,例如之前有部电影叫《麻辣贱谍》(Spy),男特务与他的幕后肥婆搭档的关系真的超好笑。如果要拍特务题材,我会朝这种比较搞笑的角度来做,因为我觉得搞笑的角度能让大家轻松一点。”

他认为成龙的戏大多是采轻松角度,再加上成龙的绝活——特技。他说:“如果我要拍,会锁定比较搞笑的,像007这种是属于卖场面的,场面本地电影要怎样卖是个考验。我觉得比较有可能的,不管有没有场面,最终要有笑料,幽默的笑料。”

在构思日据时期的故事

梁志强说:“我一定会拍摄这一类型的题材,一直在构思一个日据时期的故事。新加坡被日本占领了三年零八个月,间中发生了很多故事。中港台老是拍摄日本侵占他们土地的电影,新加坡遭受过日本的蹂躏,但我们从来没有很直接地把日军当时的嘴脸,还有本地人的惨况表现出来。如果能拍成,这会是个很好也是比较国际化的题材。拍摄日本侵占新加坡的戏,就需要有特务的角色。”

出色的间谍题材电影

20世纪50-70年代之间,间谍电影异军突起。冷战年代让人类形成生死对峙,造就电影的题材。冷战结束间谍片没退热,因为要重返历史,去反思,去救赎。冷战年代谍片的特色是刀光剑影、风声鹤唳,现在的谍片虽还是危机杀机四伏,但省思的空间相对增加。

谍片不仅票房吸金,也问鼎影展奖项。李安的《色,戒》多风光啊。史提芬司匹堡(Steven Spielberg)所导的《间谍桥》(Bridge Of Spies)刻画纽约律师在60年代冷战时期美苏关系正紧张时,为一名遭美国逮捕的苏联情报员辩护。马克里朗斯(Mark Rylance)凭所饰演的沉静且深不可测的俄罗斯情报员,勇夺今年奥斯卡的最佳男配角奖。

德国的《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夺第7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乌尔里希穆埃(Ulrich Muhe)饰演的东德秘密警察奉命监听一位名剧作家及其演员女友,却意外爱上女演员,展开了一连串冒险行动,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影片虽丝丝入扣揭发当时不为世人所知的东德情报局秘密警察组织Satsi的可怕势力,但也在黑暗中迎来一缕人性的曙光。密探在明白自己截获的所谓情报不过是一段真挚爱情时,开始反思该行为是否正义,最终参与了这对无辜鸳鸯的生活,为保护他们而不吝冒险,颠覆了盖世太保横行的“冷血特务滥杀无辜”俗套。

2009年中国电影《风声》刻画在庆祝国民政府成立30周年盛典上,一汪伪政权机要大员遇刺身亡。皇军特务头子武田研判行动是地下抗日组织首脑所策划。汪伪特务处处长王田香协助武田,捉来五个嫌疑犯,当中包括译电组长李宁玉。李冰冰就凭所饰演的李宁玉,夺得第46届金马影后。

由金允珍与韩石圭主演的韩片《生死谍变》(Shiri)紧紧缠绕了韩朝的间谍斗争和男女爱恨情。影片虽有暗杀总统的桥段,但向来对电影制作非常支持的韩国政府,还动用了军队直升机支援拍摄。影片在亚太影展等夺奖。

好莱坞女星梅丽莎·麦卡西(Melissa McCarthy)的《麻辣贱谍》(Spy)、塔伦埃格顿(Taron Egerton)主演的《金牌特务》(Kingsman:The Secret Service)、亨利卡维尔(Henry Cavill)等人演出的《特务型战》(The Man From U.N.C.L.E.)等,都是娱乐价值非常高的间谍题材电影。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