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热潮下 动漫不失人道关怀

Saif Tahhan这系列海报,呼吁人们关注叙利亚问题。(网络图)
《赤脚阿元》是经典的反战漫画。

动漫可以娱乐,也可以传达严肃的信息。当人们沉迷于Pokemon Go新鲜的游戏方式的同时,人们也能利用这款游戏,告诉全世界,叙利亚的孩子需要关怀。同理,人们也借动漫形式,反思平时懒于触及的议题。

美国白宫记者会里发言人抓到记者里有人在滑手机抓精灵,还有记者问白宫发言人白宫里是不是隐藏了一些罕见精灵,让人哭笑不得。至于本地,还是玩不了,政府的态度是:政府会密切关注这款手机游戏,再决定,引发不少话题。

欧美地区不少地点因出现精灵而受到精灵捕手欢迎,生意更旺。有人设计出用来抓精灵的手机套,包你碰见精灵一丢(精灵球)即中。还有人辞职专心抓精灵,多么“激励人心”的故事。

#SyriaGo海报虚拟美好未来的画面

不过当中最具人道关怀的,要属#SyriaGo运动了。叙利亚平面设计师Saif Tahhan创作了一系列海报,以饱受炮火蹂躏的叙利亚城市为背景,在手机虚拟画面中,为孩子想象美好的未来(或是哀悼那已逝的平静日子)。

这系列作品震撼人心,观者无不感慨。别处的孩子拿着手机在路上在邻里在花园找精灵,叙利亚的孩子呢?面对炮火威胁,他们朝不保夕,教室被摧毁,再也没有花园游乐园,他们需要的是一点关爱,还有安全的生活。

也有叙利亚民运分子在网上粘贴孩童求助的照片,他们手里拿着pokemon的图像,高呼:请来救我。那张无助男孩与流泪皮卡丘并肩坐在断瓦残垣的图片,更教人嘘嗟不已。

Saif Tahhan是叙利亚难民,2011年离开叙利亚,辗转沙地阿拉伯和埃及,如今在丹麦生活。他想通过这类创作告诉全世界,叙利亚的孩子需要关注,他们因为战争失去生存的基本权利。

反战一直是动漫重要课题

其实许多漫画创作者的作品都有反战的面向。反战一直是个重要课题,也是必不可少的人性关怀。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有不少作品涉及战争,《风起》《风之谷》《飞天红猪侠》《霍尔的移动城堡》和《幽灵公主》都以战争为背景。

《风起》写的是二战,讲述堀越二郎成功设计出战斗机,为日本军队使用。那些战斗机投入战争,杀死敌人,然后被敌人杀死,复沓轮回。

堀越二郎在研发战斗机的过程中失去了爱人,他的飞翔梦并没有为他带来幸福。最后日本战败了,飞机坠落,宫崎骏想说的,不是堀越二郎多光彩,而是反思那样一个时代,那种飞翔称霸的梦想,到底对小人物有什么意义。

还有催人落泪的《萤火虫之墓》(高畑勋指导)。

流行动漫方面,《钢弹》系列也曾出现过丽丽娜公主(《钢弹W》)那样追求零武力乌托邦的人物。更讽刺的是,保护她的钢弹竟以“零”为名。

一定要靠武力才能达至和平吗?非得出现绝对的力量才能终止战争吗?钢弹系列似乎总在这样一个问题上打转,其实追根究底,问题的核心是人,不是机器。不过这类漫画往往受制于形式(人们热爱机器人,享受华丽战斗画面)而失去批判力道。

反战经典《赤脚阿元》

要说反战经典,不得不谈《赤脚阿元》。日本漫画家中泽启治(1839-2012)是广岛原子弹爆炸幸存者,他的代表作《赤脚阿元》有自传色彩,讲述二战尾声与战后,日本一般民众在军国主义阴影中的苦难生活。

主人翁阿元(中岡元)的父亲是一名反战者。父亲批判战争,认为日本应与世界和平共处,却遭到其他人的辱骂,成为“卖国贼”。接着是第一颗原子弹在广岛爆炸。阿元失去了父亲、姐姐和弟弟,成为广岛原爆幸存者原爆孤儿。阿元不过是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少年,他和母亲,刚出世的妹妹(很快便夭折了),在物资匮乏,荒凉的原爆残垣败瓦的缝隙中苦苦求存。

中泽启治采取写实手法,将阿元面对的人间炼狱血淋淋展现在读者面前。这部漫画1973年断续连载至1985年,其单行本销量总数超过1000万册,翻译成20多种语言。

最近台湾远足文化出版了五卷繁体中文版《赤脚阿元》,还邀请到中泽启治遗孀中泽ミサヨ出席推荐礼。她说,当年丈夫创作《赤脚阿元》,必须不断回忆原爆时的悲苦记忆,他一直坚持下去,就是想通过画笔摊开真相,让世人了解那么一个时代,以及战争的愚昧。

动漫可以娱乐,也可以传达严肃的信息。当人们沉迷于Pokemon Go新鲜的游戏方式的同时,人们也能利用这款游戏,利用这套动漫反思平时我们懒于触及的议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