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者陈鹏和李婕 舞台上的浪漫求婚

陈鹏和李婕在舞台上只合作过两次双人舞,生活中却已交往五年。(龙国雄摄影)

《艺苑》新栏目《艺伴》,每月一期,为你讲述艺术人相识、相爱、相伴的故事。

当两个艺术人结成伴侣,在生活、实践或创作中,会不会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

让第一期登场的芭蕾舞者陈鹏和李婕告诉你。

新加坡舞蹈剧场“星空下的芭蕾”舞台上的一张照片,最近上载社交媒体后,立即造成轰动,几乎成为舞蹈剧场面簿专页上按赞和分享数量最多的一则po文。那不是一张剧照,却有极强戏剧效果——本月9日晚,前舞蹈剧场男舞者陈鹏跪在舞台上,向刚谢完幕的女舞者李婕求婚了!

这是笔者做艺术报道多年以来第一次目睹发生在舞台上的真实求婚。而且星空之下,幕天席地,还有同事和众多观众见证,这样的求婚当然浪漫,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奢求。对了,别担心,女主角当场说了:我愿意。

“万一李婕眼神不对 我就装晕倒”

记者再见到32岁的陈鹏时,是他在舞团的最后一天。在舞蹈剧场担任专业舞者长达11年的他,要卸下舞者身份,去从事舞蹈艺术教育。他趁着在团内最后一场演出,抓住机会,向26岁的女友李婕求了婚。

“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打算,在舞台上向她求婚。”陈鹏说,“毕竟我们都是舞者,在舞台上求婚有意义。说实话,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若错过这样的机会,我会很遗憾,所以我怎么样都要试一次,就算被拒绝也要试!我还跟我一个好朋友说,万一李婕眼神不对,有拒绝的意思,我会立即装晕倒,赶紧把我拖下台来,哈哈。”

促成这桩求婚的一个原因是主要演员之一的韩籍舞者朴娟廷,个人原因告假回国,无法参与“星空下的芭蕾”演出,李婕在这时被团长擢升为主要演员,这成了她升职后首场大型表演。

陈鹏说:“我的告别演出是李婕作为主角的亮相演出,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缘。我跟艺术总监谈过,艺术总监认为这是好事,就应允了,同时不希望影响到她的表现,所以我们对李婕全程保密。我只在最后一支《黑暗王国》(Paquita)舞段开演前,跟李婕合作的男舞者通了通气,但女舞者都不知情。”

这才出现了相机镜头中被捕捉到的一幕,猝不及防的李婕被陈鹏举着戒指跪地求婚,又惊又喜,捂着脸哭了起来!

李婕回想那时的心情,说只是一片空白。“大概像我的裙子一样白。脑中全是问号,怎么了?怎么回事?”

作为女舞者,她跳舞剧时有剧本,作为一个突然被求婚的女孩,李婕完全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刚演完很累,而且台上台下都是人,我一时不知作何反应,直接哭了。”

陈鹏的求婚词这样写:李婕,我们相恋五年,感谢上天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让我们相遇,我愿意承担起一个丈夫所要承担的责任,你愿意嫁给我吗?

李婕说尽管处于一片震惊中,但字字句句都听得很清楚,心中荡漾着感动。“关于求婚,我猜到了一点点。那段时间一下子有三个人问我戒指的尺寸,陈鹏也问过一次,我估计求婚会发生,但没猜到会是那个场合那个方式,真正发生时,那种感觉是很震撼的。”

因为现实原因 不得不暂时分开

陈鹏来自中国大连,李婕五年前从香港来新考舞团时,他就相中了这个性格直爽、大大咧咧的上海姑娘。李婕笑说当时人生地不熟的,才来了三个月就被陈鹏给“骗”走。

求婚成功后,两人决定年内订婚,还没把结婚排上日程,因为现实的原因,他们不得不暂时分开——

陈鹏会在新加坡和上海各开一所舞蹈学校“Young Dancers Academy”和“芭蕾世纪”,新中两地飞,在中国驻扎的时间要比在这里长一点。李婕颇看得开:“距离不会让我们的感情变淡,毕竟我们在一起走了五年,但我会挺想念我们两个人同在团里的日子。”

说到离团,陈鹏也是惋惜,自去年身体受伤动过手术后,他感到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把每个动作都做到完美,这对舞者来说是很残忍的事,“其实我这个年纪算是男舞者的黄金年龄段,体能没有大幅退化,舞台经验和阅历也积累丰富,诠释任何角色,都会比20出头的小男孩要好……我心里很难受,但在这样的伤病状态下就算继续跳,我也不会开心。”陈鹏说:“退一步想,我感到自己度过了完美的舞者生涯,全世界这么多人学芭蕾,能跳主要角色的少之又少。”

两人私下甚少谈及芭蕾

他打趣道:“李婕进团五年才升为主要演员,跟我比就慢了,我用三年就跳了人生中第一个主要角色,哈哈。”李婕反驳他说:“男女舞者能相提并论吗?”

作为长期从旁观察的艺术记者,我认为李婕从去年开始在一批年轻演员中无论舞技、演绎和表现力都进步神速,尤其是在舞团整体素质提高的前提下,她得付出更多努力,才有今天的成绩。

作为“前辈”的陈鹏说李婕跳舞时中段偶尔会松,颈项耷拉下来,李婕说早就注意到这个幼年学舞时遗留下来的缺陷,会尽力将其修正。就像这样,在排练厅里陈鹏一旦发现李婕的问题,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两人同团只跳过两次对手戏,一次是现代小品《钢琴》,另一次是舞剧《胡桃夹子》里的“雪花女王”和“胡桃夹子”。有趣的是,两人私底下却甚少谈论芭蕾。

“不是不爱芭蕾,而是我们每次大吵架都是因为专业上的事情,因为观点不一样。”陈鹏说。

两人此时回忆起跳“雪花双人舞”一段“弧圈”,好像又有零星火花迸射。

李婕说:“他一耍完之后,就把我重心推走,我整个转圈的动力就停掉了,接下来就怎么也转不起来了。他就说:‘没有这回事。’我不信,肯定有。”

陈鹏说:“我给了足够的助动力,再多一点,我自己就会受影响。你看她,就是找事。这种事情吵大了,就会成为发火的点。所以在排练厅里解决好了,我们就不带进生活里讨论。”

舞蹈界里似乎很流行舞者跟舞者交往,他们觉得排练和演出是密切的团队合作,相处和了解的机会比其他职业多得多,因此容易产生感情。

“好好跳,我回新加坡还是要看你的演出。”陈鹏对李婕说。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