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中之窗

窗不只是窗,是充满色彩的暗间。是暗间,因为窗面上隐与明之间的往来,因为窗棂上微缩之景在光线的交错中缓缓冲洗出来,在里与外之间回荡似有似无的声响。

窗的原型并不张扬。古人穴居,在泥地上开辟出的小方间里竖起一根支柱,披上蓬草作为遮阴,人类便如此自然而然地在天地之间截取了一角,将自我无限浓缩在这小方间里。个人与广袤自然之间的空间转移像是一轮不断自我旋转的集合图腾,宇宙本是家,屋舍中的空间不过是一小方宇宙的浓缩。“宇”是屋檐,而“宙”是家中支柱,半穴居的蓬草棚原来是屋舍最初的原型,也是个人微型宇宙的原型。无论如何,生活在屋舍中依然期待以天地为家,在门阖起之后方能保有宇宙的片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