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悲哀的源头

订户

字体大小:

若干年后,慕尼黑少年杀人事件必成欧洲电影的动人题材,典型的“仇恨暴力”和“复仇暴力”,而这样的仇,这样的恨,背景牵涉个人却亦超越个人,用剧情片的手法拍之,或用纪录片的方式摄之,皆足启发思考。

不是吗?才18岁的大好年华,本该把精力和心思放在寻梦逐梦之上,却因仇恨积压心底多年,屈结难平,竟然日思夜念的是如何用子弹向人间宣泄不满,终至尸横遍地,煮鹤焚琴,因自身的不满而引爆人间的更多不满,个人悲剧,集体悲哀,悲上加悲,乃成惨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