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历史就是“宾周” ——序马家辉长篇小说《龙头凤尾》

订户

字体大小:

摆荡在痴情和纵欲两极之间,马家辉如何完成他的香港叙事?他的二战香港史是嬲的历史,是嫐的历史。小说高潮之一是陆南才为了张迪臣,在手臂上刺下“神”(粤语与“臣”同音)字以明志。用肉身“铭刻”爱情的欢喜悲伤,马派浪漫,莫此为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