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梦游人

订户

字体大小:

  一战前的欧洲人在似乎浑然不觉中踏入灾难。如今,世界再次处于某种梦游中吗?

就像是梦游人。他说起此刻的巴黎。

V清瘦、温和,有英国父亲与德国母亲,如今在巴黎教授中国思想史,正在写一本关于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著作。在此之前,他在香港工作了九年,是一家学术机构的负责人。V与我同龄,算是新一代的欧洲汉学家。我喜欢他的性格,在很多事情上,我们也分享着相似的观点。我们都感觉到,我们所热爱的那套自由主义价值观——对个人自由、人权、多元价值的尊重——正在遇到诸多挑战。这些挑战既来自重新兴起的威权主义,也来自那些统治着东西方学院的、概念混乱的左派知识分子们。在他们心目中,似乎个人自由、个人权利这些概念,因为过分简单、理所当然,而不值得花时间去注意。生活在香港的经验,一定更加剧了他对这些基本价值观的感受,他看到了这座了不起的城市如何正在它自己曾经的自由与秩序,滑向纷争、混乱与压抑。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