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树,砍树, 砍砍砍

树是我的大自然初恋。长大了失去童年的马打伊干(注),海风中婀娜多姿的甘榜椰树我始终情深一往。

新加坡最使我难忘的也是树。机场公路到滨海公园到蓄水池到“遥远的”万礼保留的茂绿地带,还有武吉知马路整段的老树古木,惘然回首,不能回味。

没想我竟活到了一个与天然植物敌对的年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