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十九十

《刀马旦》剧照(星空传媒集团)
《红楼梦》造型,张艾嘉(右)与林青霞。(天映娱乐有限公司)
《红粉兵团》造型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100年前香港第一部电影《偷烧鸭》打开了香港电影之路,那是黑白无声电影的年代,记录了百年历史的变迁,变到现在的彩色宽银幕加上电脑特技。一路走来,中国人的电影,走出了香港,走出了台湾,走出了中国大陆,走到世界许多角落,捧回无数的国际大奖。身为中国电影人怎不感到与有荣焉?

1972年从街上被人领入影圈,拍了第一部电影《窗外》,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说我平均每年拍一部戏的话,那得拍上100年。我的电影生涯跨足了70、80、90三个年代,历经了电影的三大潮流,也是我人生的三个阶段。

70年代的唯美文艺爱情片。

80年代的社会写实和诙谐喜剧片。

90年代的武侠刀剑片。

1973年我来香港宣传《窗外》,香港人被我的清纯所吸引。媒体给了我一个“清纯玉女”的称号。《窗外》票房录得65万港币,当时对文艺片来说是相当高的票房。我一夜成名。

至今《窗外》没有在台湾上映过,1974年台湾上演我的第一部戏,是刘家昌导演的《云飘飘》,当时西门町大排长龙,卖座400万台币。从此我片约不断。70年至80年我总共拍了55部戏,其中50部是唯美文艺爱情片。那个年代的台湾还在戒严期,民风保守纯朴,电检尺度很紧,我们这种片子最受欢迎。现在的情爱片关系很复杂,层次也丰富,有同性异性恋的,有政治色彩做背景的,有讲前世今生的。我们那时候的爱情片非常简单,就单纯是男女谈恋爱,多数是男追女,几乎每部戏都有父母角色的参与。很容易拍,不用搭景,不需造型,阳明山的别墅我们都拍遍了,服装自己带,导演前一天告诉你带几件衣服,你回家就自己配,化妆梳头也可自己搞定,一部戏30个工作日,两个月内就可拍完。

琼瑶小说改编加上俊男美女最受欢迎。新加坡、马来西亚的观众更是风靡。当时制片只要签到秦汉、秦祥林、林青霞、林凤娇其中两个人的协议,就可拿到新、马片商的资金,也就可以开镜了。所以媒体称那个年代是二秦二林年代,那时候我们每个人手上同时都有几部戏。我最高纪录是同时间有六部戏在拍,忙起来两个星期没上过床。男女主角一到片场就找床,见了床倒头就睡。有一次我靠着墙站着就睡着了,导演喊:“预备!预备!”才把我吓醒,现在想起来还很怀念那段轧戏的日子。

成名带来的压力和长期的体力透支,我就像快断了的弦似的,终于承受不了。1979年12月29日,我离开了电影世界,到美国加州进修和享受自己支配时间的自由。

在美国的15个月,拍了一部谭家明导演的《爱杀》。这部戏是非常讲究的奇情戏,也稍带血腥,导演为了要表达一种冷的感觉,整部戏在洛杉矶和三藩市拍摄,戏的背景以蓝、红为主,在我的电影里是第一次有美术指导(张叔平)。从这部戏开始我进入了电影和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1983年3月回到台北,电影界已经大移位,文艺片不再受欢迎。80年代台湾解除戒严,电检尺度放宽,电影类型也多样化。这10年我尝试了各种类型的戏,没有一部是唯美文艺爱情片,电影里也不再出现父母的角色。也许是时代改变了,开始崇尚自我感觉的关系。起初片商对我持保留的态度,直到拍了朱延平导演执导的诙谐喜剧片《红粉兵团》,票房再创佳绩。从此又开始了我的轧戏生涯,甚至是港台两地轧。

70年代是戏里文艺戏外也文艺,常在人情的压力下接了不少不想接的戏。80年代是戏里江湖戏外也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情况下也接了许多不想接的戏。拍徐克执导的《蜀山》后跟香港结了缘,1984年拍林岭东导演的《君子好逑》之后,就在香港待下了。香港信息发达,电影也较国际化。香港人不讲人情,不求人,合则来不合则去,我没有了人情的包袱,也不再身不由己,拍了些比较考究的电影。

因为时代的改变,港台电影开始陆续到中国大陆出外景,1990年第一次到长春、哈尔滨拍摄《滚滚红尘》,这是以大时代的动荡期作为背景的爱情故事,也因为这部戏我得了唯一的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1991年接拍《东方不败》,《东方不败》之后的17部戏里有11部是武侠刀剑片。徐克拍《东方不败》的念头是因《蜀山》而起,1983年拍《蜀山》有两个镜头,是我站在水中的大石佛像上,一身红,挥舞着衣裙转身邪魔似的狂笑。下了戏导演以坚定的眼神跟我说,将来他会找我演一部戏。八年后他来找我,要我演企图一统江山的教主“东方不败”,是个男人,我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因为我对他有信心。这部电影的票房是想象不到的好。这部戏带起了武侠刀剑片的潮流,90年代大部分电影公司找我演的都是反串男人的武侠片。

1972年到1994年的22个年头里,我从飘逸的纯情玉女,演到刀里来剑里去的男人,见证了人世间的浮浮沉沉和电影潮流的起起落落。拍过100部戏,演过100个角色,其实,林青霞最难演的是林青霞。

2009年3月28日

如今看当年:70、80、90那个年代,我拍的电影主要市场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新马两地对我的电影事业影响很大,对于新马的观众,我是一直都心存感激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