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朋友

订户

字体大小:

一位长得很高。我在亚洲人群里算是高的了,可当我们站在一起,却得抬头看她。黑,神色间飘逸着少有的儒雅之气。对这类人,我一直都喜爱交往,于是主动与她打招呼。不想后来,她也越来越喜欢与我说话。有一天我问她,是不是人们都不喜欢在公共厕所锁门?她惊讶,要锁啊!可我却常常碰见有人闯入未上锁的洗手间,随后听见里面的人狂叫起来。她哈哈大笑。她是个纯粹的黑人,父母来自芝加哥。或许她对于以前的黑人奴隶这样的话题反感吧!或许因为生活上有过一些受排挤的经历吧!因此告诉我说,很多人问她是否来自非洲,她都不想回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