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的诗心 《遗忘成水》自序

订户

字体大小:

《遗忘成水》是一个文艺少年日夜兼程进入中年的记录。非心藏于李慧玲之中,致使李慧玲的触角与行笔,仍有非心体味世事的痕迹。

父亲没有念过几年书,但是我从未听过他说华文报难读。小时候,我们每天早晨醒来,客厅里桌子上都会有两份报纸:《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到后来转变成一份《联合早报》。晚上父亲放工又会买回《联合晚报》,有时还有《新明日报》。我估计像他这样买报纸的形态,在那一代不懂得英文的华人社群中并不稀奇。但是现在回想,才发现我的阅报习惯原来是与父亲“一脉相承”的。而除了“继承”,我还“有所发挥”,进入到投稿,乃至投身报社,在《联合早报》度过人生最好的青春年华,把坚守文化重镇当作自己不渝的使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