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精灵宝可梦GOGO ! “精灵宝可梦GO”热潮横扫狮城

德国杜塞尔多夫市长封桥让大家安心捉宝。(网络照)
铁杆粉丝苏菲彦玩了16小时。(陈渊庄摄)
淡滨尼广场外有小火龙,吸引玩家到商场捕捉精灵。(凯德集团提供)
精灵补给站,玩家放下诱饵引诱精灵。

智能手机游戏“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上周六登陆新加坡,精灵热潮横扫狮城,商场、公园、组屋区随处可见人们对着手机抛球捉灵,风靡程度在本地电玩界堪称空前热烈。记者向死忠玩家和市场分析师了解精灵宝可梦GO和其他手机游戏有什么不同之处,它迷人的地方在哪儿,以及这股热潮长久延烧下去的可能性。

国庆前夕深夜11时,后港10巷第401座组屋向来空旷的停车场一片车水马龙,毗邻消闲空间和游乐场集聚超过200名老少。他们目标只有一个,尽可能捉到最多的精灵。

记者到场后,滑开手机一看,原来周遭有四个让玩家补给捕猎精灵球和配备的精灵补给站(PokeStop),玩家一个接一个,放下虚拟诱饵(lures),引诱精灵现身,大伙儿捉得不亦乐乎。

摄影师杨应福(43岁)伴随妻子和两名孩子,盯着各自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屏幕,这就是数码时代的亲子时刻。

杨家跑步,顺便猎灵,来到停车地点时,发现在一地方就能不断捉宝并补给,决定留下半小时,让家人尽欢。杨应福说:“我陪家人一起玩。想要了解怎么玩,问我儿子吧。”

两个孩子对着记者腼腆笑笑,马上又把脸庞埋进屏幕里。

精灵在他们的屏幕中现身。

早在精灵宝可梦GO来到新加坡前,公关经理苏菲彦(Khairul Sufiyan,30岁)听说印度尼西亚的游戏伺服机上线,上个月中受不了游戏诱惑,独身前往印尼民丹岛,希望能率先捉到精灵。两天一夜的行程中,虽然一只精灵都捉不到,苏菲彦却在他的面簿留言:“虽然无法圆梦,但已尽力,非常满足。”

打破国人间的隔阂

为虚拟精灵出远门,铁杆粉丝的战斗力足见一斑。上星期六游戏登陆新加坡后,苏菲彦马上拎着手机和额外电池,骑着脚踏车四处寻找精灵。一天总上线游玩时间为16小时,经验值囤积71,300XP。

苏菲彦14岁通过任天堂(Nintendo)的Gameboy游戏机和游戏交易卡接触精灵宝可梦,成为铁杆粉丝。他说:“它的多人游戏方式具有社交元素,新推出的精灵宝可梦GO延续这种社交体验。新游戏不具备细致的游戏画面或紧张刺激的玩法,但捕捉精灵和设立精灵补给站,能促进玩家之间的交流互动。”

两天外出游戏期间,苏菲彦和7岁到50岁的不同年龄层陌生玩家,分享游戏体验和贴士,也参加由陌生玩家设立的聊天群组合作捕捉精灵。

他说:“新加坡人一般很保护个人空间,也不会主动与陌生人攀谈,但这个游戏打破国人之间的隔阂,增进彼此间的交流,是这两天得到的温馨收获。”

商家瞄准商机

当一个玩意儿风靡起来,自然带旺商机。

精明、好玩的商家不会放过这股精灵宝可梦GO热潮。如果在热闹商区打开这款手游,看到的必是密密麻麻的精灵补给站,全都在发狂冒泡,那是吸引精灵的虚拟诱饵,也是吸引玩家的饵。

大家各出奇招。商场以积分、现金券等,吸引玩家到商场捕捉精灵;还有租车公司趁此机会,给予精灵捕手10%优惠。

位于贝当路(Petain Road)的甜点店Ollella,昨天配合国庆日,提供免费无线网络与诱饵,希望吸引精灵捕手光临,将在来临周末延续这个优惠活动。

这家甜点店今年3月新张,店主之一陈秀玉(30岁)从小爱看《精灵宝可梦》动画,虽然不是铁杆粉丝,但对新手游登陆新加坡感到振奋不已。

她说,不必走出店面即能“进入”两个补给站,她还在店里捉到一只相对少见的Abra!因此想借鉴国外商家的做法,虽说得购买不少饵,但她希望能借此打响甜点店的品牌。

三原因游戏爆红

精灵宝可梦GO空前爆红,是由多个因素造成的“完美游戏风暴效应”。

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日本市场研究总监爱因斯坦(Marc Einstein)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这款游戏结合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技术,让虚拟精灵现身手机屏幕中的真实世界画面,融合环球定位系统(GPS),给人四处寻找精灵,并沿用人们熟悉喜爱的精灵宝可梦知识产权,巧妙的三方包装衍生出全垒打型的游戏产品。

他说:“精灵宝可梦是90年代伴随一代玩家长大的游戏角色,利用这种集体回忆和大人小孩都能认同的精灵角色,打造全新游戏体验,同时在真实和虚拟世界中互动,是这款游戏的成功之处。”

其实,部分玩家没有玩过精灵宝可梦系列的游戏,爱因斯坦认为,这款游戏在亚洲城市爆红,也归功之前它在欧美登陆时,引发的效应和相关媒体报道。

他说:“随着精灵宝可梦GO的成功,电玩市场势必会出现更多相似类型的作品。手机游戏一般在第18个月达到高峰期,有些会更长,大多数更早就没落。这款游戏如何保持势头,看它如何添加新功能,并保持新鲜感。”

爱因斯坦说,游戏公司Niantic接下来可通过两方面让业务继续成长。一是如何将手上这个结合AR技术、环球定位的特别游戏平台,以许可模式(licensing model)提供给其他游戏业者。

他说:“另一个则是,企业对企业开发模式,通过游戏为其他商家吸引人潮。比如日本麦当劳和游戏开发商达成协定,让当地3000家快餐分店成为游戏武道馆(Gym),让玩家用精灵战斗。如果新加坡的快餐店能够取得类似协定,到属下餐馆才能捕获限量版精灵,未免不能引发类似过去麦当劳吉蒂猫的收集狂潮。”

精灵宝可梦GO事件簿

●7月6日: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上线,数天内在网络爆红的程度在电玩界前所未见,数以百万计的玩家争先恐后上线挤爆游戏伺服机,迫使Niantic放缓扩充脚步以维持游戏的稳定性。

●7月13日:陆续在欧洲超过30个地区上市。

●7月22日:登陆“家乡”日本,也是亚洲唯一玩得到游戏的城市。

●7月25日:登陆香港,风靡全城。

●8月6日:来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台湾等另外15个国家与地区,精灵版图扩大到超过65个市场。

●各大城市的商店和私人住宅,被列为武道馆/精灵补给站或精灵藏身处,玩家蜂拥而至,对业主造成不便,也侵犯隐私。此外,有家长担心小孩为了搜寻精灵,前去以往不会去的地方,引发安全争议。

上个月,在美国密苏里州,警方逮捕利用游戏热潮干案的四名歹徒,他们埋伏在偏僻的游戏热点,洗劫独身前来的玩家,受害者多达11人。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伊朗是第一个完全禁止精灵宝可梦GO的国家。负责监控伊朗居民网上活动的伊朗虚拟空间最高委员会说,作出该决定是出于安全考量,但未明确说明。

●禁玩令:印尼早前已禁止警察在工作时间玩游戏,以色列当局也对军事基地的军人下了禁玩令。一名法国玩家上月因玩游戏误入军事基地被逮捕。

●在台湾,驾车人士为了收服途径的精灵,犯险违规停车超车。根据当地警政署统计,上周末两天,警方共开出349张罚单。台铁等大众运输纷纷制定相关规范,避免因为玩游戏发生危险;警方也提醒民众开车、骑车勿玩宝可梦。

●德国西部城镇杜塞尔多夫(Dusseldorf)的Girardet大桥两端都有精灵补给站,顿时成了玩家的聚集热点。与其要求厂商拿掉精灵补给站,市长却选择封桥,让车子选择其他路线,并设置移动厕所,增设垃圾桶,让市民安心捉宝。当地也推出精灵宝可梦火车,三小时路线带领乘客经过精灵藏身热点和补给站,让大家一次捉个够。

●新西兰人Tom Currie(24岁)为了成为世界上最棒的精灵宝可梦捕手,辞掉在奥克兰咖啡馆的工作。他乘坐巴士走遍新西兰各地,为了省钱,有时候会寄宿朋友家中或在青年旅馆过夜。他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他已经成功捉获151只精灵中的91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精灵宝可梦GO”热潮横扫狮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