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镜头更亲近父母

王稚甯(左)是在参与“回家摄影”计划后,才观察到母亲(右)肚子上因糖尿病打针留下的疤痕。(受访者提供)
杜均莹拍摄父亲在出门前拜神。(受访者提供)
杜均莹拍摄父亲在出门前拜神。(受访者提供)

两位年轻摄影师参加摄影社Objectifs举办的“回家摄影”导师计划,以曾被她们忽略的父母为拍摄对象,意外地在过程中改善了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去年9月,年仅3岁的叙利亚男童艾兰·库尔迪(Aylan Kurdi)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公诸于世后,震惊了全世界。1993年非洲苏丹大饥荒中,南非新闻摄影师卡特(Kevin Carter)拍下一头秃鹰,对一名饥渴无力、跪倒在地的赤裸小童虎视眈眈。相信许多人对这两张照片都印象深刻。

关注天灾人祸、主题宏观的照片能震惊世界,探讨家庭和亲情的摄影计划则能改变人生。

本地两名年轻摄影师王稚甯(18岁)和杜均莹(22岁)参加摄影社Objectifs举办的“回家摄影”(Shooting Home)导师计划时,提出很多她们想拍的主题和点子,但导师最后建议她们从身边的父母亲开始拍起。没想到这简单的一句话,竟改善了她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因色盲放弃美术

王稚甯中学成绩不佳,中三时留级一年,被迫放弃会计,选修高级美术课。然而,她是个色盲,没办法调配不同颜色,因此选择了摄影。

2014年,她加入“回家摄影”青年计划,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以自己的母亲为主题拍照。

王稚甯坦言以前是个叛逆的孩子,不常和妈妈说话,不到凌晨不回家,误交损友还向妈妈撒谎。她说:“我们的相处方式就是,她唠唠叨叨,我只‘嗯’、‘啊’几声。”因此,刚开始拍照时,照片有距离感,她的母亲也不喜欢被拍。

为了完成任务,王稚甯还是硬着头皮去拍。慢慢地,她透过镜头看见母亲的生活,包括她在家里为顾客做美容,煮饭、吃饭、睡觉,为丈夫剪头发,打理家务等等,一概入镜。

王稚甯的母亲是糖尿病患者,但她直到参与摄影计划后,才观察到母亲肚子上因打针留下的疤痕。她说:“我这才发现妈妈为了维持这个家要承受的痛,重新发现她在家里的重要性,对她油然生敬。”

这项摄影计划原本只持续几个月,但王稚甯决定延长拍摄期,继续透过镜头了解母亲。她说:“她告诉我那些我以前不屑听的故事,让我看见母亲的另一面。她不再是个唠叨的女人,而是个不断为家庭牺牲的好人。她为了养家,放弃升上理工学院,婚后又被夫家亲戚瞧不起。”

为了拍摄母亲,王稚甯必须经常待在家里,不再夜夜迟归。母女俩因摄影越来越亲,尽管摄影计划结束了,她还是尽量每天回家吃晚餐。

以为父亲是“无趣”摄影对象

杜均莹和父亲的关系不差。她在念中学和初级学院时接触摄影,A水准会考后参加了“回家摄影”青年计划。她最初想拍摄丧礼或旧货商(garang guni),因为她认为父亲是个“无趣”的摄影对象,但真正跟拍后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杜均莹的父亲以前也是旧货商,后来转行专门买卖酒店或餐馆的旧家具。他也正在学习欣赏酒店的艺术作品。

她说:“爸爸一周七天都要工作。以前,我们只在家里聊天,为了这项计划,我跟着他到公司和货仓,相处时间也多了。”

她以为父亲工作只为了赚钱,跟拍后才发现,父亲对这个行业充满热忱,甚至不工作会生病。她说:“我开始了解他的生意以及他的精神。拍摄期间,其中一个仓库失火。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我把仓库失火后的照片给导师看时,情绪很激动。爸爸也很难过,但他不沉溺在消沉的情绪里。”

杜均莹说,相比拍摄父亲的工作,拍他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尴尬。“有一次,妈妈为爸爸剪脚指甲。那是很自然的事,我想拍下来,但因为过于亲密,大家都感到很尴尬,不过久了就习惯了。”

摄影不仅让杜均莹了解父亲,也让父亲了解杜均莹。她说:“爸爸妈妈以前不了解摄影。爸爸是很实际的华人头家(老板),他会问我为什么不做一些更实际的工作?现在,他更支持我摄影,而我也在修读数码影视课程。”

王稚甯、杜均莹与另八名“回家摄影”计划下的青年摄影师,本月在“The Youth of Shooting Home”展出摄影作品。

日期:即日起至8月30日

地点:Library@Orchard

时间:上午11时至晚上9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