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悼念山叔

有好一段时间没在本版读到韩山元先生文字。知他素勤于写作,不会骤然停笔。向报界朋友探询,惊悉山叔——我们都这么称呼他——最近因病住院,须每周洗肾,而这一切来得突然。正思量着去探望他,竟传来他已辞世的消息。有些事,真的不能等。

与山叔结缘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乃因文字开始。有段时期他编《四方八面》版,我已写一方专栏。当触及一些关于保留历史性建筑物的内容时,他多认同。那时,我负责修复我国多个古迹,保留历史性建筑拉近了我和这位文史工作者的距离。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