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一鸣:从前错怨天公

订户
日本大阪的海岸通风景。(一鸣摄)

字体大小:

对天地万物的埋怨,对世态炎凉的非难,是惯性的碎嘴恶习。成事的、逆天的,还不都是人的操持?

七八月的北半球,难找一个不热的地方。“欧洲例外吧”,活在刻板印象当中,大多是如我这般天真的。从赤道飞去,完全没有把欧洲的太阳放在眼里,强硬认为他们的太阳跟我们的并不是同一个——再怎么说,“欧洲永远是不见天日的”,是小时候的童故事或国营书店推荐给少年儿童的名著名篇所种下的最初印象,成人后的读物也加固了误解,或许是个人口味,“错选”了一些欧洲作家,如Charles Dickens、Thomas Mann或Victor Hugo,从未在他们的书写中,看过哪一天的好天气,而我所谓的“好天气”,很简单,无非阳光普照,也说不清日子多需要阳光普照,好像阳光一旦普照了,日子就能过得很好似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