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失语性关节炎

订户

字体大小:

是再也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写字了?从心里冒出这句话时,她像是一株被浪潮冲离根源地的海草,被孤零零地遗留在某块丑陋的礁石上,离群失根的焦虑充斥了她所有的感官。

约莫是一个月前开始的,右手的食指经历了空前频密的工作,第一指节处开始感到疼痛,她不以为意,书写面前,还有什么是无法忍受的?但疼痛的感觉沿着指节不断向上,直到手掌处,直到手指几乎无法弯曲,每次握笔写字都是一次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受伤的食指不再灵敏,无法天衣无缝地配合笔尖的弧度,思绪被不断渐强的疼痛打断,她着实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棵植物,一棵只能传达痛觉的植物。痛觉不断肆虐,甚至开始在她的手指上开花结果。食指的第一指节处生出了一棵小小的茧,茧是身体经验的化石,原本柔韧的表皮细胞在时间不断的摩擦下植物化,逐渐坚硬的细胞壁又在自己一次又一次刻意的忽略中石化,最终成为身体难以接受却又必须与此共存的经验化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