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精灵 别超过半小时

鹰阁医院高级顾问医生李汉民
莱佛士心理医疗中心精神科顾问医生蔡秀英

捉精灵宝可梦是当今最潮的游戏,“万众一心”。从生理和心理出发,玩这游戏是否隐藏其他问题?一些玩上瘾者,能用什么方式脱瘾?

这个游戏软体结合虚拟实境、感官刺激、互动元素,正面是让人走出户外,增加阳光、运动量,负面是玩者使用太多时间游戏。从社群角度来看,这是“万众一心”的游戏,有交流有团结,具有正能量;从生理和心理出发,是否隐藏其他问题?

眼睛会出现干眼症

鹰阁医院高级顾问医生李汉民顺应潮流,偶尔也玩玩“捉精灵”游戏。他不排斥,也不想浇灭大伙儿的玩兴,但是从眼科医生角度来看,尤其是在户外玩时,他建议玩者最好不要玩超过30分钟,让眼睛得以休息。

从全岛各个公园和角落的捉精灵热潮来看,这似乎难以办到,尤其一些沉迷者更是边走边跑、边驾车边捉精灵,长时间双眼专注于手机或iPad屏幕,将会导致“电子眼睛疲劳症”。

李医生说,一些人会出现眼睛干燥,即所谓的干眼症。游戏玩久后,眼睛调节肌肉容易痉挛,抬头看远方会变模糊、头痛,增加老花眼概率,视觉也会出现双重影像的问题。他建议玩一阵子后,一定要暂时放下,注视远方,避免眼睛过于疲劳。

在户外捉精灵,长时间接触大量光线对眼睛伤害大,手机盯久容易形成假性近视。在无意识的捉灵中,长时间接触大量光线,太阳光比手机更强,受到蓝光、可见光的伤害变大,更易肩颈酸痛。

李汉民医生建议,在户外捉灵时要戴太阳眼镜,减少对眼睛造成负担的光线量。

时空交错的混乱

麻省理工大学(MIT)社会研究与科技系教授雪莉特可(Sherry Turkle)指出,这是一个让人对时空交错感到混乱的游戏,玩者似乎忘记时间与空间。

特可也是一名心理学家。她说:“当我们进入这个宝可梦的捉精灵世界,人们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忘记礼仪、规则、邻舍,甚至忘记历史,只存在现实的虚拟实境游戏中。”

沉迷捉灵游戏者的交感神经系统激活,肾上腺素提升,心脏跳动率加速。短期来说,游戏的确好玩让人兴奋,长期来看,却令人精神更疲累,容易分心,注意力的焦点丧失灵活性。现实生活感也减弱,尤其对难以分辨现实与虚幻者,其症状将恶化。

玩上瘾如何脱瘾?

莱佛士心理医疗中心精神科顾问医生蔡秀英指出,只要牵涉到游戏,尤其是像捉精灵宝可梦这类户外虚拟实境游戏,玩者到处走,提升刺激与兴奋感,也增加与同好交流的机会。

不过,这类活动让玩者全情投入,玩家甚至一边驾驶一边捉灵,潜伏危机。蔡医生建议一些健康玩法:

——随时保持对自身和别人的安全意识;

——自持能力,限制玩捉灵时间,不影响日常生活与活动;

——上班、上课、社交时,将捉灵游戏应用(App)关掉;

——玩游戏时定时让眼睛休息。

一些玩上瘾者,能用什么方式脱瘾?

蔡秀英医生指出,这类游戏像风潮,每一种游戏都有好坏,或许可问问自己下列问题:

一、是否使用太多时间玩捉灵游戏?

二、每天早上睁开双眼,是否第一件事就想起它?

三、是否花费太多金钱在捉灵游戏上?

四、是否忽略了日常事务或家人朋友,他们向你提出投诉?

五、是否因各种因素无法玩捉灵而感到落空、沮丧与伤心?

六、是否捉灵游戏已超越所有?

如果上述答案都“是”,即表示你已上瘾,应找专人寻求治疗,同时减少玩这类游戏,尝试慢慢以其他活动替代。

从心理健康角度来看,玩精灵宝可梦游戏,对某些病症患者是否有助益?

蔡医生说,一些独立调查显示,这类捉灵游戏对那些不活跃、不喜欢出门的人或病患有帮助,如忧郁、焦虑或惧旷症(Agoraphobia)患者。不过,由于这类捉灵游戏太新,仍需要更多科学佐证与数据来证明它长期对玩者身心理的健康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