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班人新晋剧场生力军

本地近年来唯一新晋的华语剧场组合——艺班人,是由六名出身于戏剧盒青年支部的年轻人组成。他们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创作的新剧《分散》即将公演。

有没有听过“艺班人” (Playcircle)?

你应该没有听过,因为他们是一个新的华语剧场组合,由六名热爱剧场的成员所组成。我受邀参与他们在今明两天的演出,发现他们有四大特质,有别于一般本地华语剧团。

第一,艺班人不是一个剧团,而是由年轻人自主组成的华语剧场组合。

第二,艺班人两年前成立,只有六名成员,平均年龄只有26岁。

第三,艺班人的成员都是本地剧团“戏剧盒”旗下的青年支部成员。

第四,艺班人的成员都有各自的职业,因为兴趣,聚集在一起搞演出。

所以,艺班人的成立是特别的,也绝对是本地华语剧场的一个有趣现象,因为他们是近年来唯一新晋的华语剧场组合。我和艺班人的成员们都出身于戏剧盒的青年支部,彼此认识已有六年。有了这层关系,我自然对艺班人感到好奇且兴奋,更期待艺班人在未来会有一定的发展。

年轻人的华语剧场

近年来,本地剧场不乏让年轻人做戏剧搞演出的平台,也不乏由年轻人成立的剧团和剧场组合。和10年前相比,搞剧场不再是那么艰辛的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投入剧场工作。

但是,这10年来出现的年轻剧场人,绝大多数以英语作为演出媒介,所以艺班人绝对是少见(甚至是罕见)的华语剧场组合。但是他们自2007年起就一直参与剧场工作,在剧场界里他们绝对不是陌生的脸孔。

2014年,这六位年轻人聚集在一起,讨论搞演出的可能性。也是机缘巧合,戏剧盒和一些剧场同仁都在不断鼓励他们组团,搞戏剧创作。这种种条件都促使了他们成立“艺班人”,探索剧场艺术创作的可能性。

为了演出,他们进行大量的即兴创作,探讨他们关心的社会课题,然后做资料搜集、采访、进行讨论和排练。2015年6月,他们在42新剧中心(Centre42)“Basement Workshop”的支持下,完成了一次剧本演读会,搜集了各方面的意见,再用了近一年的时间,重写、处理、完善他们的剧本《分散》。

是的,他们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写剧本。因为不是剧团,他们没有“交货期限”的压力,可以花长时间专注地完善他们的艺术创作。但是,他们也面临别的压力。 例如,为了即将上演的《分散》,六名成员必须包办台前幕后工作,而且一人身兼多职:他们的制作人、舞台监督、服装设计、舞台设计,就都是同一个人。

艺班人希望通过《分散》,邀请观众参与一段自我发掘的旅程,让观众反思在现今社会平等化的过程中,家庭关系和父亲角色如何变化。

以年轻人视角看世界

近20余年来,除了八年前成立的猴纸剧坊,和三年前成立的九年剧场,本地华语剧场其实没有出现任何新的华语剧团,或华语剧组。这和本地社会趋向单语社会,英语成为强势语言的社会现象有很大的关系。

华语剧场面对一种尴尬情况:语言的单一化意味了什么样的文化景观?华语剧场的观众群越来越少,华语戏剧的当代意义又是什么?华语剧场在未来可以有什么样的走向?

今年,“艺班人”终于会在黑箱剧场为观众呈献演出《分散》。艺班人以自己的生命经验去探讨、审视、推翻、建立他们对剧场和社会的认知,并以华语、英语、潮州话呈献演出。这在本地剧场虽然不是新的尝试,却是我们趋向单语社会后,少见的剧场形式。

把艺班人放在本地华语剧场的历史脉络下观察,不过是阅读艺班人这个剧场现象的其中一种方式罢了。我其实并不希望艺班人有太沉重的历史包袱,因为艺班人展示的是本地剧场未来的一种方向。

艺班人最可贵的地方在于,我们有机会看到年轻人怎么去看这个世界,我们可以了解他们的想法、想象力、创造力、生命经验,以及他们对剧场,对社会,对世界的愿景。我希望,本地可以有更多的“艺班人”,以不同的形式,展示华语剧场在未来的多种可能性。

——本文作者目前是“九年剧场演员组合计划”的创建及核心组员。他的文字创作收入在:http://thethoughtspavilion.wordpress.com

8月19日(星期五)/晚上8时

8月20日(星期六)/下午3时

月眠艺术中心黑箱剧场 90 Goodman Road

票价:25元

购票电邮:emailplaycircle@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