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榴梿的方法

小时候,住的地方前不村后不店,父母收入有限,时而三餐不继,幸好家后面有好几棵榴梿树,果肉淡黄,粘性多汁。榴梿飘香的时候,父母肩上的担子似乎轻一些,脚步没那么沉重,因为兄弟们不久就可以捡榴梿去卖。景不常在,榴梿树老了,果实越结越小。何况,年少的我们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若榴梿卖不出去,一日三餐尽都吃榴梿。吃到上火、嘴巴烂、流鼻血,便秘,肚子胀得像一面鼓,吃到一看到榴梿就莫名地要呕吐,吐到像水母一样软弱无力。那时候好想在饭桌上添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只要一碗就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