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绑架生活

不少地区的居民为了置业问题,活在全绑架的日子。

新生代对当下社会情况和自身最赤裸的感受,形容衣食住行思维处处受制肘,身不由己,大声呼喊生活被绑架了!传神又可怜的潮语。

拥有栖身之所原来是需要付出一辈子的辛劳、节衣缩食才能达成愿望,待老来退休后才不致太彷徨无所依归。

新加坡房屋政策是德政,如果还有不必要的怨气,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香港年轻人因居住问题对前景无望,其他怨气相继并发,生活质素和空间都被绑架,动弹不得。

表亲的孩子在欧洲成长,自幼崇尚零绑架生活,一切从心从思维开始。父母是受高等教育中产阶级,三兄妹不需为糊口奔波担忧,也看到父母多年为儿女奔驰和追求更高生活享受背后的艰辛而有所启示,加上地产霸权并没有在欧陆失控肆虐,只要有理念和决心,追求零绑架生活是可以实现的。

三兄妹自著名学府毕业后,在专业领域里服务,属于高收入中产阶级,日常生活却以简约为主,以实用二手车代步或干脆出入以公共交通工具为主省时省钱。加上零名牌衣食住行,精明消费主义,丝毫不浪费,尽量不被物质牵制绑架身心,自由自在,不当任何形态的奴隶。

感情生活也以同样思维处理,同居不结婚,减少婆媳矛盾及亲朋戚友的无聊交往;同伴不同住,合则共同生话互相关心相陪,零生育更为完美,是零绑架生活的终极。

万一不跟随零生育的思维,新生代来临后,已经接近零生活绑架的父母从小到大身体力行灌输孩子绝对零生活绑架的概念,免束缚免牵制的心态。

在零绑架生活普及化的过程,受冲击的是还没接受这样新概念的至亲,尤其是父母。长居欧陆的表亲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受零绑架生活的影响,非常疏离。子女选择性的不与父母来往以免成为惯例,导致生活受到不必要的掌控,父母一些天性的关爱轻易被视为干涉绑架私人空间的行为。老人家心里难过不好受却无计可施,只好默默地无奈接受。

事实上所有宗教信仰都不约而同劝喻世人无欲无求尽量避开世事缠身,摆脱枷锁,自我检讨修行,崇尚自然。新生代的诉求则认为生来已经被周围环境所挟持,俨如被绑架一样,毫无选择可言。

生活被绑架也好,与生俱来的欲望枷锁也好,一边尽管倾尽洪荒之力千方百计求脱,另一边却不自觉陷入无形软性的玩物,一个捉妖手游一夜之间男女老幼都心甘情愿被挟持,玩到天昏地暗,不亦乐乎!一部智能手机也同样弄到大家神魂颠倒心不守舍,不知所措!

倒头来最聪明、最优秀、最单纯的人都通过不同体验而领悟到零绑架生活原来只是一个口号,一种人生至高目标;现实世界中,大家都在某一个空间对着某一个人某一概念玩物,我们都不能自拔,心甘情愿的被完全绑架,上刀山下油锅,义无反悔。一世为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