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永乐:憧憬一种生活

订户

字体大小:

这一趟到中国出差前后六周,当中13天住在山东蓬莱的泰生小镇。

前些日子在上海和江苏的几个城市,正好赶上三伏天,气温比位处赤道的新加坡还要高,好几天中午的温度都在38、39度上下,即便到了夕阳西下,仍然可高达32、33度。车子行驶中,外头的气温突破40度。

8月6日抵达蓬莱,一出机场感觉就不一样了,虽然是一天当中最热的下午两点钟,温度却只有32,这对新加坡人来说不难适应,接下来几天,日夜温差介于22到28度之间,晚饭后小镇里散步,凉风习习,神清气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