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黑

我与三弟躲在灶脚处,不时探头看看熏黑木窗外的景色,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一条退潮的河的那一端,水与天是一样的颜色。我们都希望夕阳不要这么快就落下去。

那橙红的太阳掉得比平时还要快。

天黑的时候,从分岔路口沿着河岸回来的大哥,我们看不清他的脸,想必是恐慌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