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梦乡,他在迷糊中感觉自己不是人,是鱼;一尾血气方刚的鱼。

鱼离不开水。水潭很清凉,水潭的上方,缓缓地垂下一个钩,钩的末端缀着一块八爪鱼似的、紫花花的肉。不用说,那肯定是饵。他想:钩的目标未必是我,但是这时我恰好在它身边,它对我难免有若干吸引力。谁叫我是一尾鱼呢!

他慢慢游近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力咬一口。他想:就一口嘛,呑下肚后,我就扬长而去。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