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旧欢如梦

美国诗人Shelly Bryant送了一支钢笔给我。乍见,心房“砰砰”乱跳,久违了呀,典雅的钢笔!不讳言,自从使用电脑后,我早已忘却钢笔的存在,更遑论那曾经有过的“钢笔情意结”了!

母亲有支钢笔,银色的笔套、墨绿的笔身,集雍容华贵与庄重秀雅于一体;它是我们举家由怡保迁往新加坡时,外祖父送给她的礼物。温文尔雅的外祖父,以书本的养分滋润着自己长长的一生,尤其是退休之后,书和笔,不离手;读过的书,每一部都密密地注满了眉批。这个钟爱文字而不善言辞的老人,特地通过这份临别的礼物,刻意要母亲终生不忘文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