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鸦老树在仓敷

仓敷川从江户时代潺潺湲湲一路流到眼前,悠悠来了洁白的天鹅。(江祥智摄)
这是仓敷美观地区,由老町屋改装成的旅馆、酒馆、茶室、咖啡屋和手工艺品店,似乎都是为了游客而存在。(江祥智摄)

细雨,小桥,流水,老树,两只湿漉漉的乌鸦静默无声地栖息在屋顶上,简直就是从马致远的元曲里飞出来的。

仓敷川从江户时代潺潺湲湲一路流到眼前,流水旁边一棵棵树,也有杨柳,也有樱树,令人感觉仿佛不小心走进唐诗宋词元曲。

一场长命雨,断断续续,忽大忽小,从中午下到傍晚,下到暮色湿湿的,甚至有点寒意,时值春夏之交。我跟同行的老朋友约好晚上7点在观光局外见面,这是我们在仓敷(Kurashiki-shi)的最后一夜,我们要好好欣赏仓敷美观地区的夜间照明,那梦一样的景致,仿佛一觉醒来,那些从江户时代就保留下来的传统建筑、白墙和石板路通通都会消失不见。

仓敷,最初让我对仓敷充满遐想的,其实就是“仓敷”这两个字,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两个字给我的感觉。让我们来维基一下仓敷的前生今世:

仓敷市属日本冈山县,位于高粱川与濑户内海交界,成立于1928年4月1日……1967年的合并之后,城市发展除了四个具有不同特色的地区,具有行政机能及观光资源的仓敷地区,具有整合工业区的水岛地区,学生制服和牛仔裤的制造地儿岛地区,具备贸易港口及新干线车站的玉岛地区……

建筑新旧对比东西参照

读到昏昏欲睡。还是让我回到现实生活中的仓敷好了。白天还是人头涌涌的仓敷美观地区,入黑之后显得格外冷清幽静,除了我们之外,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也是为了夜间照明的景观而来,这场雨淋不熄大家的兴致。细雨,小桥,流水,老树,两只湿漉漉的乌鸦静默无声地栖息在屋顶上,简直就是从马致远的元曲里飞出来的。

老实说吧,我这个懒惰的门外汉根本分不清江户时代和室町时代甚至是更久远以前的鎌仓时代的建筑有什么分别,又不求甚解,只觉得美观地区的建筑新旧对比东西参照,形成一种仓敷独有的风味。

仓敷川从江户时代潺潺湲湲一路流到眼前,流水旁边一棵棵树,也有杨柳,也有樱树,令人感觉仿佛不小心走进唐诗宋词元曲,忽然悠悠来了两只洁白的天鹅,抬眼就是大原美术馆这栋仿希腊神殿的建筑,让我有一种不知自己置身何处今夕何夕的错乱。

这一带的老町屋和仓库都被改装成旅馆、酒馆、纪念馆、画廊、茶室和咖啡屋,以及一些摩登得来又有一种日本才有的气质的专卖店,卖纸胶带的,卖帆布制品的,卖各种各类与猫相关的东西的,卖手工面包的……或许有人会觉得商业化了一点,一切似乎都是为了游客而存在的,但我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呢?我自己也是游客,我本来就是来消费这个观光区的美丽与哀愁的。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回来仓敷走走看看,光是为了探望一只名叫桃子的公猫也是值得的,但那是另一个故事。

大原美术馆的艳遇

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参观美术馆了。吉隆坡的国家画廊乏善可陈,我根本提不起兴趣。曼谷艺术文化中心倒是会回去走走,虽然近年来的展览似乎没有什么看头,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年的日本当代艺术展,那也是我第一次跟奈良美智的大眼妹大眼瞪小眼。

这次初访仓敷,原本只是打算在小桥流水古意盎然的美观地区一带走走,并没有打算要参观什么美术馆。不料所谓美观地区一个早上就逛完了,还剩半天时间,可以做什么呢?

我跟其他游客站在河边瞪着两只天鹅游来游去表演天鹅湖,百无聊赖,想想不如进去大原美术馆参观一下。因为完全没有期待,所以大原美术馆格外令我惊艳,馆藏之丰富之精彩,让我重拾从前在欧洲不同城市参观美术馆的乐趣。真的没想到我会在日本重逢莫内、马奈、米勒、塞尚、雷诺瓦……

大原美术馆是日本第一个私人美术馆,由出身仓敷的大原孙三郎于1930年成立。二战期间,仓敷逃过美军轰炸,据说是因为美军之中有人知道大原美术馆内珍藏着各大名家的画,是很重要的世界文化遗产。听到这样的故事,我总是很感动,也很感激——不知这名美军姓啥名谁?

大原美术馆分为本馆、工艺馆、东洋馆、分馆与儿岛虎次郎纪念馆。

本馆展示大原孙三郎委托日本西洋画画家儿岛虎次郎搜集回来的欧洲现代艺术品。工艺馆与东洋馆乃由米仓改建,展示东洋古代美术、陶瓷、栋方志功的版画等等。分馆则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儿岛虎次郎纪念馆展示的,当然就是儿岛虎次郎自己的作品。本馆与分馆之间还有一个新溪园,是个日式翠绿庭院。据说,大原家族的第四代至今仍旧住在美术馆的正对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