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伟成和郑艾莉 因音乐相爱与厮守

《艺伴》每月一期,为你讲述艺术人相识、相爱、相伴的故事。当两个艺术人结成伴侣,在生活或创作中,会不会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让第二期登场的曾伟成和郑艾莉告诉你,他们如何因音乐而结缘,又因音乐厮守至今。

音乐家夫妻的日常就是谈音乐吗?

对本地大提琴家曾伟成与女高音郑艾莉(Jeong Ae Ree)来说,音乐是他们生活的重要成分,谈音乐自然而然,能与知音人谈音乐,更是乐事。

当然音乐不可能是全部,他们还有14岁的女儿要操心,有各自的事业,两人还养了两只猫和两只英国灰猎犬;此外他们也爱赏画,有一些收藏。

“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郑艾莉原籍韩国,最近刚宣誓成为新加坡公民。

1994年郑艾莉在奥地利格拉茨(Graz)留学时邂逅了曾伟成,他们当时住在同一栋学生公寓。

“他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郑艾莉说,曾伟成当时在校内颇有人气,拉得一手好琴,身边总围绕着其他女学生。

“在拉琴的时候,他总露出忧郁的眼神。”

琴艺之外,曾伟成还煮得一手好菜,加上他喜爱歌剧,两人情投意合,在异地谱出恋曲。

毕业后,郑艾莉随曾伟成来到新加坡。当时是1997年,本地韩国人不多,一般大众不熟悉韩国文化,更兼语言陌生,郑艾莉花了不少时间努力适应环境。曾伟成则刚加入新加华乐团担任大提琴首席,事业才起步。

对两个年轻的音乐家来说,那是一段艰辛的日子。

1997年12月,两人结为夫妻,明年他们就要庆祝20周年结婚纪念了。

相识之初,两人以德语交谈,到了新加坡,郑艾莉努力学英语,自此互相以英语沟通。不过曾伟成笑说,现在只有不想让女儿或其他人知道某些事情的时候,他们才会讲德语。

他们虽然不强求女儿也走上音乐道路,但认为音乐教育不可或缺。曾伟成亲自在家指导女儿学习大提琴。

夫妻两人都来自音乐世家。郑艾莉的叔叔是音乐家,姐姐也曾专事作曲;曾伟成的哥哥曾扬成是本地著名小提琴家,他的兄弟、侄儿侄女出了许多音乐家。

对他们来说,音乐是家族重要传统。

“音乐能丰富一个人的灵魂。”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至于女儿,郑艾莉表示,她不敢说女儿很有热忱,但女儿非常努力。

“罗国公使车祸”事件 没有动摇夫妻感情

2009年轰动一时的“罗马尼亚公使车祸”案件,郑艾莉作为证人被牵扯其中,成为她人生的低谷。

车祸发生前,罗国公使曾载送郑艾莉回公寓住所,这让她成了媒体聚焦的人物。

郑艾莉说,案件经媒体揭露后,人们臆测纷纷,网上恶言恶语,她发现原来这世上有这么多仇恨,不堪其扰,非常难熬。还有亲人因此和她不再来往。虽然时过境迁,但久不联系,鸿沟越来越大。郑艾莉至今仍很担心,要是女儿看到那些言论会作何感想?

当时她曾想过要离开新加坡,幸好丈夫曾伟成一直站在身旁支持她。

无论如何,郑艾莉说,罗国公使车祸事件让她变得更坚强。

曾伟成则说,其实根本不关妻子的事,全是媒体推波助澜,“那段日子是我们的low point。”

她心情不好时 他会买花给她

在郑艾莉心中,曾伟成是个贴心的丈夫。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曾伟成会买花给她,精心布置在她的琴房里,让女儿都有点吃醋。

有时候夜里肚子饿,曾伟成也会下楼煮东西给她吃。

曾伟成经常下厨。

他说,也许是音乐家的关系,他有点完美主义,爱上任何事物后,他都会一再尝试直到做对为止。

郑艾莉说,某次有个厨师指点曾伟成做凤尾鱼意大利面的诀窍,结果他连续五天午餐晚餐都弄凤尾鱼意大利面,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毕竟厨师绝对不会说出所有秘诀,曾伟成只能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尝试。

两人较少同台 更乐于欣赏彼此的演出

曾伟成目前是新加坡交响乐团大提琴手。郑艾莉则创立了新歌剧团(New Opera),担任艺术总监,曾伟成则是音乐总监与乐团指挥。

新歌剧团今年获得国家艺术理事会的主要拨款,肩负更重任务。作为主要策划人,郑艾莉的工作更加忙碌。这几年他们一家三口也很少有机会一起旅行。

曾伟成喜欢潜水,女儿十岁的时候就带着她学潜水,现在父女俩有了共同爱好,常到不同地方潜水。郑艾莉形容自己不善户外活动,这几年她有时会选择一个人旅行,或回韩国,一个人静下来思考歌剧团的工作。她解释说,日常有太多琐事要处理,唯有独自旅行时才能静下心思考歌剧团的事务。

由于声乐与大提琴配合的作品不多,两人较少同台演出。两年前,曾家与本地另一个音乐家族合办音乐会,两人才终于有机会同台。虽然机会难得,两人享受其中,不过曾伟成说,夫妻俩不能经常同台。准备演出时必然会有压力,如果家里两个人都同时因为演出而有压力,不是件好事。

他们更乐于欣赏彼此的演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