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修行

本文作者似乎中了毒,老往尼泊尔跑,那些在尼泊尔灵山收集而来的笑脸和能量,后来都成了他在人生路上闯关遇上挫折时最大的祝福,以及继续前进的力量。

我中尼泊尔的毒瘾至深,到访六次(近几年就去了五次);前两次只在一般景点自游行,已让我对从素有“喜玛拉雅山脉观景台”之称的纳格尔果德(Nagarkot)和第二大城市博克拉(Pokhara)窥望的雪山充满向往,直到后来三次亲身体验环伺雪山的珠峰大本营健行路线以及安纳布尔纳山大本营健行路线,才全然被尼泊尔的灵山征服。

健行路线一般以每天六七个小时的路程来设计,很多平常不登山、第一次参与的访客总是在旅途一开始的一两个小时内还能维持兴奋状态,待疲惫感袭来,拍照的频率锐减到最后干脆把相机都交给挑夫,只顾眼前跨出的每一步。

进入海拔4000米以上空气稀薄的高原地带,毅力总是比体力更管用;人类在壮阔雄伟的山岳包围下显得异常渺小,却又一次次地翻越看似不可企及的远山,彰显出意志的伟力。

身子轻盈因灵魂出窍?

虽然我每一次都有同伴,一路上也常见其他的登山客,但登山途中人人都是独行侠,双脚支撑身体和背囊的重量,无暇顾左盼右。我专注于走路和呼吸,曾有一度周围变得几近无声,风吹草动,犛牛迎面摇着铃铛经过的画面都像默剧般上演;我的专注力进入从来没有过的境界,那一天行程结束后,我顶着蓝天坐在简陋旅社外的阶梯,突然发现自己像失去了重量。是误闯另一空间吗?或是灵魂出窍?抑或疲惫和专注成就一次难得的修行?

我的脑袋异常平静,人变得格外轻盈;那天以后每天六七个小时的步程反倒成了更细致、充实的体悟,而那一次跟自己好好相处的甜美旅程则成了我迷恋在尼泊尔登山的缘起。

也许是靠近天空,奇迹还不只如此。我曾在安纳布尔纳山大本营健行途中遇到一支韩国老师和初中生组成的队伍,第一天见到时,队伍中有几个小朋友在老师牵手同行安慰下,一边哭一边继续行程;第二天再见到时(同一天出发的队伍因为速度相同,所以几乎天天都能遇上),哭声没了,剩下几个老师陪伴在侧默默流泪的孩子;第三天,孩子的脸上再也没有泪痕;第四天,原来掉队的孩子跟上队伍,再也不需要老师个别伴随……

我这样一直看着孩子的变化,到了最后登上安纳布尔纳山大本营时,尽管寒风刺骨,孩子们却完全脱胎换骨,个个脸上露出自信的表情。

成为受挫时的祝福

我自己则在第二次的珠峰大本营健行时遇上暴风雪,当时前路一片迷茫,我们踩在及膝的雪地上循着前人走过的路,咬紧牙根尽最大努力克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结果我们花比正常更久的时间抵达住宿点;后来回程尽管还是在雪地上彳亍难行,每个队友的脸上尽是“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的神情。

那些在尼泊尔灵山收集而来的笑脸和能量,后来都成了我在人生路上闯关遇上挫折时最大的祝福,以及继续往前的魄力,所以这毒瘾也就不怎么须要戒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作者简介

卓衍豪,旅游作家、摄影导师、马来西亚人文旅游节目《回家》主持人。1997年开始自助旅行,2012年创办MyRoad Planner,致力于发掘马国不为人知的景点和旅游路线。著有《自游马来西亚》《在地小旅行》《发现大马》《发现大马2》“Discover Malaysia”《不玩会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