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告白

关于作者:路痴芬,在新马报章和旅游网站写稿,一点一滴在旅途找寻散落一地的拼图,一块块地拼凑回来,不必成为完美的自己,但求找到完整的自己。

海角天涯就在作者的脚下,并没有老师说的那么远。她的旅途还没有结束,前方的路还很长,所以她没有旧物可焚烧,更没有鞋子可遗留。

从没想过自己会在某一年的冬季抵达西班牙这片国土,更不敢想自己会用上好几个星期的时间踏上朝圣之路,而那段日子里的每一天,我居然不是旅者的身份,而是胆敢当一个朝圣者。

抵达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Santiago de Compostela)领取朝圣者的证书以后,心里落寞,也许是我已经习惯天天上路赶路的行程,有个刹那希望这段路没结束,我还能继续走。

西班牙人心中的世界尽头

突然觉得隔天起床的自己,不知道能做什么?有种被掏空的思绪。

“如果觉得自己还没结束,不如去一趟海角天涯吧。”这一席话来自荷兰的朝圣者。

小学老师说过,海角天涯是指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我是不是去得不够远,所以心里有个疙瘩,感觉一切还没有结束呢?

我应该再出发,去看一看那个海角天涯。

其实,那是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约90公里一个叫菲尼斯特雷(Finisterre)的地方,也是在哥伦布还没发现新大陆以前,西班牙人以为这里便是世界的尽头(The End of the World)。

沿着海岸线兜兜转转,从高处低望这小镇,一会儿觉得它像是天海色的长纱,一会儿又觉得它似钉上五颜六色扣子的衬衫。直到抵达那一刻,才确实了它是一个大衣柜,形形色色的衣装打扮都挂在它身上。

矗在海港围栏边,远望碧蓝海洋上漂浮的船只,每一艘船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色彩,各个不遑多让,自信地躺在海洋上炫耀。我的目光却被一个巨型锈色的铁锚吸引,它的存在似乎为了见证朝圣者的脚印,告诉朝圣者该停泊靠岸。

停泊的是船只,还是那一颗流浪的心?

丝丝缕缕的海风中掺杂着淡淡的腥味,我沿着餐馆抵达海鲜市场,看见渔家与买家们正进行买卖,我很是惊讶怎么会有个市场能如此干净而又不喧哗?他们像是在观赏一件件艺术品,细挑慢选,慢条斯理。这一幕幕慢动作,我欣赏不到10分钟便按捺不住离开了。

弯弯曲曲的长堤指引我到鲜少人的沙滩,海浪虽不澎湃,但寒烈冷风的呼啸让我打冷颤,我根本没勇气玩赤脚踢海水这浪漫的游戏。抱紧厚外套继续往黄色箭头指标的方向前进,还有3公里,只剩下3公里,我便能找到刻有零公里的朝圣者贝壳石碑。在那贝壳石碑身后有座菲尼斯特雷灯塔(Faro de Fisterra),也就是世界的尽头。

埋葬过去的仪式

这里是过去的尽头,也是朝圣者结束过去之后的起点。

岩石上残留斑斑焦黑是朝圣者焚烧旧物的印迹,这仿佛是埋葬过去的一种仪式,也有朝圣者在岬角留下鞋子告别过去,让往事就此停步。

海角天涯就在我的脚下,它并没有老师说的那么远。

我的旅途还没有结束,我的路还很长,所以我没有旧物可焚烧,更没有鞋子可遗留。

对于过去,我只有几句话留在眼前这片大西洋里。

“亲爱的自己,走到这里足以证明往后的你会越爱越爱自己。过去的那些不可能还有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可以大胆一点有勇气一些,去想去做。请跟曾经不勇敢的你说一声再见,然后,跟未来勇敢的自己说句,真的好爱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